集采第十批,大厂发力做多选题,小厂做生死题,整合将会越来越残酷!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步入2024年3月,按照既往批次国采的时间推算,第十批国家带量采购预计会在本月启动,何时启动牵引着无数医药人的心思。


根据米内网数据显示,截至2月28日,已有115个品种满足国采“门槛”,达到5家及以上的充分竞争条件,2022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的销售额合计接近770亿元;注射剂仍为“主角”,20个品种竞争激烈,科伦、齐鲁、扬子江等头部企业继续领跑。


以下是我们对符合申报条件企业(以集团计)的过评品种作的部分统计。


图源:医库整理


我们会发现马太效应开始集中,小厂逐步被压缩生存空间,仿制药整合加剧,没有定价权的小药企只能沦为原料药企业的包装车间!


事实上,海外仿制药企业也曾经历过这种情况,最终变成几家头部仿制药企业经历市场的激烈搏杀后,小企业陆续被整合收购。


海外三大仿制药企业的发展与整合史

晖致(Viatris)


晖致(Viatris)是2020年由迈蓝和辉瑞普强合并而成,迈兰股东将持有新公司43%股份,辉瑞持有公司57%股份。晖致是一家新型的全球医疗健康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在美国匹兹堡、印度海得拉巴和中国上海设有全球中心。


迈兰(Mylan)成立于1961年,是一家创始于美国的非专利药、特色药、原料药生产公司,1966年公司第一款药品青霉素在美上市。


2007年收购印度制药公司“Matrix Laboratories Limited”,2010年收购全球注射药物私营企业Bioniche,2013年收购印度药企Agila ,进一步扩大了其在无菌注射剂领域的实力。


2015年,迈兰完成了对Abbott美国以外发达国家市场专科药和品牌仿制药业务的收购,扩展了其在欧洲、加拿大、日本等美国以外市场的业务;完成了对合作伙伴Famy Care旗下Jai pharma的收购,成为全球女性健康类药品的领导者。


2016年完成了对美国Renaissance 非无菌局部用品牌和仿制药业务的收购,增强了自身在皮肤科领域的研发及生产能力;完成对瑞典Meda的收购,增强了其在呼吸科、镇痛类、女性健康、皮肤科等几个原有优势领域的实力。


普强Upjohn1886年成立于密西根州的卡拉马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可压碎片剂的医疗先进企业。上世纪九十年代,普强进入中国,1993年和当时苏州第四制药厂合资成立第一家制药公司。1995年,普强Upjohn与法玛西亚Pharmacia合并成立法玛西亚普强公司PharmaciaUpjohn。2002年,辉瑞公司以600亿美金收购法玛西亚普强。2018年末辉瑞公司组建了辉瑞普强Pfizer Upjohn专注于NCD(非传染性慢病)领域的治疗。


辉瑞普强有着立普妥、络活喜、万艾可三大全球知名品牌产品。


2019年7月29日,Mylan(迈蓝)和辉瑞旗下的Pfizer Upjohn(辉瑞普强)合并。2020年11月16日,合并后的新公司晖致Viatris正式成立。 


山德士


山德士创立于1886年,其前身为化学公司Kern & Sandoz。1917年,公司开始进行药物研究。12年后,山德士推出了Calcium Sandoz(即山德士钙片),为现代钙治疗奠定了基础。


1939年,公司更名为Sandoz Ltd. 1963年,山德士收购了生物化学公司Biochemie GmbH,同时将后者的全球首个口服青霉素纳入囊中。


1980年,山德士推出全球首个重组干扰素-α。1996年,山德士与汽巴-嘉基合并,有了今天的诺华。2003年,山德士作为诺华的仿制药部门推出,诺华将其所有的仿制药业务合并到山德士品牌下。


Amneal


Amneal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由美籍印度人创办的Amneal和美籍华人创办的Impax于2018年合并而成。


Amneal是一家由美籍印裔兄弟Chirag Patel和Chintu Patel联合创办的企业。2005年,Amneal的首个仿制药二甲双胍片提交到了FDA,并于次年获得了批准。


2007年,Amneal在Mylan收购默克雪兰诺仿制药部门的过程中,趁机买下了5个被剥离出来的产品,于是终于有了产品线。随后,从KVD收购位于新泽西的液体制剂设施和ANDA,推出Amneal标签,收购Akyma直接进入市场。


2008年,又收购了Interpharm的资产,获得了纽约的制剂工厂和研发实体。随后,Amneal开始在印度设立研发中心,将产业链逐渐扩张至印度,业务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为继续扩大业务,Amneal又相继从辉瑞、Actavis、Warner Chilcott等企业收购了大量资产,吞并了CoPharma、Pharmagenus、Bioeq、Actavis Australia、Epsilon India等多家公司。由于持续不断的兼并和业务扩张,到2017年时,该公司的总债务高达17.2亿美元,净资产仅有-3.76亿美元。


2017年,Amneal开始与Impax合作,最后合作变成了合并,两公司的交易在2017年底达成。虽说是合并,但Amneal产线更为庞大,而且发展动力十足,而Impax股东仅仅获得新公司25%的股份,实际是变相地被收购,故新公司仍以Amneal的原股东为主导,新公司名仍为“Amneal”,于2018年IPO上市。


行业内卷下,

国内仿制药企该走出“温床”了

在集采与激烈竞争的挤压下,仿制药的快速发展期已经一去不复返,曾经有生物医药行业资深研究者甚至喊出“中国4000家仿制药,至少要关掉3000家”的说法。


随着全球经济周期性转冷,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出现了明显的减速,国家预算压力也是与日俱增。即便国内经过了多轮集采,我国的仿制药价格仍处于世界较高的水平,在集采之后,出现新的措施控制药价也不无可能。


一边是国家控费的意愿非常强烈,另一边又是仿制药资源严重过剩,未来的仿制药的日子应该会十分煎熬。在药价不断降幅和高度内卷的形势之下,企业只有看清行业的趋势,趋利避害,保持并发挥自身的优势,才能在大浪淘沙中胜出。


未来仿制药将面临的是,大厂发力做多选题,小厂做生死题,整合将会越来越残酷!



(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1)


浏览次数:1428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