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远来看,孙宁玲医生早晚都是会离开的,但这并不都是平台的错!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近日,医学专家孙宁玲医生发表了一篇关于“再也不愿意在抖音上发医学视频”的文章,描述了她在抖音平台发布医学视频遇到的各种阻碍和不良体验。



文章内容部分截图


孙医生主要描述了以下几点感想与委屈:

1. 希望能在抖音这个公共开放平台上宣传一点正能量医学知识。每天在医院上班,一般都是晚上做科普视频,做一个视频需要1.5h写医学脚本,1.5h做视频,30min 编写文字上传,自己做一个视频上传至少4个小时。但体验下来,孙医生认为抖音对发医学视频接受度很低,常以审核为理由,不说原因推脱置之不理,这让她很崩溃。


2. 感到抖音平台服务太差,抖音平台给孙医生安排了16个人的医学小助手圈,但当有问题@小助手时,常没有任何反馈。


3. 抖音的后台审核极慢和没有规则。抖音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和一个字认为是错误就以不适宜公开而停止播出,然后就旷日持久的审核,审核甚至近24小时。比如有时候由于医学的特殊性,需要说清楚疾病和药名,每当这时就会被审核的后台禁播。


4. 有一个医学视频上架1天播放量就达13万多,24小时还不到就被抖音平台删掉,到平台申诉后,等了19个小时后回复说要修改一个商品名“弥可保”。孙医生认为“弥可保”就是个维生素B12,吃与不吃都不会影响到生命,又不是诱导开药,因而严重怀疑审核后台有问题,是不是有人为的恶意操作。


针对孙宁玲医生描述的现象,Dr.2有几点想说。


第一,孙医生说抖音这边给她配的服务人员不好,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平台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还要去做服务,本身就是不合逻辑的。抖音的平均人力薪酬是七十多万一年,一年200个工作日,每个工作日的成本大概是三千多元,服务用户按一个小时算相当于500元,所以有那么多人去服务,本身大部分人就是应付KPI考核的。


所以这种决策跟员工无关,平台还亲自下场做MCN,等于所有的活都他干了,这并不符合经济学原理,这种情况下,服务质量也不可能好,或者最多只是好开始那么一段时间,因为这是成本结构所决定的。


第二,孙医生说她需要花费1.5h写医学脚本,1.5h做视频,30min 编写文字上传,自己做一个视频上传至少4个小时,其实这种行为本身就挺不聪明的,为什么呢?因为像我司医库作为第三方做医生IP服务时,一个医生收费1万多块,一年不限视频条数,包括脚本,选题,设计,剪辑和基础运营,这些时间完全可以省下来,而且服务质量还好!每个医生每周给我们一小时足够了!


像这种教授级别的医生,每个小时的劳动产出至少在四五百块钱,花上那么长的时间就拍一个视频(一开始我还以为她产出一堆呢),这本身就不符合社会化分工的基本经济学原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你慢是因为你不熟练,你不懂是因为你是非专业的人,非要亲自去做短视频运营,这就好比动手术刀的教授拿螺丝刀去修车一样,就像拿螺丝刀的师傅非要跟你探讨手术技巧一样,韩寒说过,不要拿你的业余爱好去挑战别人的专业,并非只有医学是学术,传播学和商业也是学术,你应该去找其他服务商,而不是自己吭哧吭哧学,在那里试错,人过四十不学艺,而且你干了那么长时间甚至还不如一个高中毕业的孩子。这是何苦?


从这一点看这位孙医生,如果以这种成本结构来做医学科普短视频,根本就是不可持续的!


第三,让孙医生感到很委屈的是,一条上了13万+播放量的视频突然被撤回,向平台申诉也没有任何信息反馈,等了19个小时后回复她说,要修改一个药品名“弥可保”。


首先,申诉不回是抖音的一大特点,这事很常见,因为每天向他们申诉的人太多了,得排流程,能回复已经算不错了;其次,这恰恰说明孙医生并不熟悉抖音规则,需要由专业人员对她进行辅导,因为“弥可保”是商品名,甲钴胺或者维生素B12是化学名,现在短视频平台都要求使用化学品,用商品名相当于是给企业代言了,显然“弥可保”是某药企的一个产品。


Dr.2也是一名临床医生,非常能理解孙医生对疾病和药名的谨慎,有时候医生就是顺口说了一种药品,甚至临床医生都不觉得有推销的成分在,只能说明药企的工作做得好。但是各个平台有不同的规则,在快手、头条、西瓜视频能发出来,并不代表所有平台都可以这样,抖音的用户体量相对会比较大,所以它定的规则会比较严格,特别是之前医疗内容受过监管之后,它定了一个矫枉过正的规则。作为短视频运营,通常是需要了解和遵守的。所以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孙医生自己就是专业人士,更应该能明白这一点,然后用自己辛苦的付出和反复纠结,只不过是证明了一个你本该“应知应会”的道理而已,什么经验教训都谈不上,只是因为不懂,所以就抱怨和委屈,为什么,因为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和这个级别,已经没有人教你了,人人只会表扬你,即使你七窍通了六窍,外人也只会夸你,而选择性地滤过“愚蠢”的那一部分。



综上所述,无论从经济学角度分析,还是从实操、用户体验以及平台规则来看,孙医生迟早都是要离开的,而且她走与不走并不影响抖音的生态规则,每个人都不用觉得自己过分重要,更多情况是也没有请你来,走了也不送,也不会为了你而改变,就算俞敏洪的东方甄选也不行!因为在互联网的平台领域,永远只有少数人可以获得更大的红利,大多数人都是分母而已,不管你是医学教授还是曾经的达人,专治各种不服!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出处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1)


浏览次数:189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