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麻醉科主任涉嫌受贿罪被起诉,已有麻醉企业因商业贿赂被评为“严重失信”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近期,中国检察网发布了一则医院麻醉科原主任苗某因涉嫌受贿罪、单位受贿罪被提起公诉的起诉书。



起诉书显示,被告单位**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系**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内设机构,被告人苗*于2003年12月至2020年1月任麻醉科主任,系麻醉科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2013年至2020年1月,被告人苗*利用其担任**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医用耗材、药品在麻醉科的使用和医疗设备验收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经销商崔某某、谢某某、陈某某、方某某送给的钱款共计人民币214.7875万元。


2013年1月至2020年1月,被告人苗*任麻醉科主任期间,麻醉科在使用经销商供应的医用耗材和药品过程中,为经销商谋取利益,苗*代表麻醉科或委托麻醉科副主任陈**先后多次收受经销商方某某、谢某某、陈某某、崔某某、李某某、上某某、王某某送的医用耗材或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455.221万元。所收受回扣款由被告人苗*根据医用耗材、药品使用量或平均发放的方式发给麻醉科医师。



从文书列出的犯罪事实可以看出,涉案的药品都和麻醉密切相关,无论是麻醉的盐酸罗哌卡因注射液,还是麻醉辅助用药注射用苯磺顺阿曲库铵、可以预防脊髓或硬膜外麻醉后可能出现的低血压琥珀酰明胶注射,这些药品成为了医药商业贿赂环节中连接双方的链条。一直以来,麻醉科都是医药商业贿赂的“重要科室”。


麻醉科,医疗反腐深水区


深圳市人民医院麻醉科原主任陶某哲涉贿一事,曾于2013年5月被网络举报从而引发社会高度关注。2014年4月21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陶某哲正式“落马”的消息。


2016年10月20日,由张家界市武陵源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的原张家界市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杨某受贿案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武陵源区法院对庭审活动进行了全程视频直播,并当庭作出判决:被告人杨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2019年,温州市纪委监委指定温州市瓯海区纪委监委管辖,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徐旭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浙江省人民医院麻醉科原主任胡双飞受贿一案,由杭州市萧山区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2020年5月8日,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在地图中查看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对胡双飞作出逮捕决定。


浙江丽水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法院判决雷李培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8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332万元上缴国库。


麻醉镇静龙头人福医药卷入其中


今年五月,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公开了三份对单位行贿案的起诉书,披露了被告人程某某、杨某某和扶某某向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的麻醉科主任李某某行贿。2011年至2019年8年间,这位麻醉科李主任收受的药品回扣金额多达882万元。


其中,在向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的麻醉科主任李某某行贿的医药销售人员中,有一位销售人员扶某某是麻醉产品龙头企业宜昌人福药业的医药代表,据起诉书显示,在2018年1月到12月期间,给与麻醉科医生李某所在科室57.1万元的回扣,而扶某某推销的产品有盐酸纳布啡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而这两个产品均是宜昌人福的独家品种。


宜昌人福药业因存在商业贿赂行为被评为“严重失信”,或面临将在河南面临取消挂网等惩罚


据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显示,宜昌人福的枸橼酸舒芬太尼注射液、盐酸纳布菲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咪达唑仑注射液等四个药品存在商业贿赂,根据相关规定,宜昌人福在河南省医药价格和医药集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



在这个公告中所提的枸檄酸舒芬太尼注射液、盐酸纳布啡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咪达唑仑注射液等四个药品,前三种为麻醉药品,另一种为镇痛药,皆为宜昌人福的主要产品。


根据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以及相关操作规范、裁量基准,行贿正是失信中的首要情节,医药企业在本地招标采购市场的失信情况评定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并且将医药企业与医药代表、代理商进行信用绑定。

🔹对于失信等级评定为“一般”的医药企业,由省级集中采购机构给予书面提醒告诫;

🔹对于失信等级评定为“中等”的医药企业,除提醒告诫外,会在医药企业或相关医药产品的平台信息中标注信用评级结果,并在医疗机构下单采购该企业生产、配送的药品或医用耗材时,自动提示采购对象的失信风险信息。

🔹对于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的医药企业,除提醒告诫、提示风险外,会限制或中止该企业涉案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限制或中止期限根据医药企业信用修复行为和结果及时调整。


共3家企业因“回扣”金额高,被相关省份定为“严重”失信


除了宜昌人福药业回扣金额57万余元,被河南省医药价格和医药集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之外,另外两家企业是: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给与医生回扣或是不正当利益,累计折合人民币88万余元;阿克苏赣商的回扣金额为48万元。


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4月12日发布通报,因为医药代表构成行贿罪,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产品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商业贿赂行为,被浙江省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为“严重”,并按规定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挂网交易。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欢迎与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1)


浏览次数:107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