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剩者为王”系列之三:谁是医患端的霸主!

作者Dr.2,MediCool医库董事长     

       

前面两期热身只是移动医疗两个比较细分的子行业,而行业中最大的医患端和医生端,目前市场格局已经稳定,龙头霸主显现!

其实在今年头上,整个行业的资本环境仍处于冰川期时,一笔非常关键的巨额融资到账后,移动医疗行业内的龙头公司,好大夫就已经胜出了!

回顾一下他们艰难的创业史:

2006年底,好大夫上线时页面上只有5万个医生的信息,零零散散的医生可以提供服务。而截至2017年3月,好大夫在线收录了全国7500家正规医院的49万名医生。

其中,14.5万名医生在平台上实名注册并使用,直接向患者提供医疗咨询、预约就诊、疾病管理、科普知识等服务。在这14.5万名活跃医生中,三甲医院的医生比例占到78%,能够给予患者足够权威的治疗建议。信息的聚合也必然会带来UGC的互联网形态,患者评论还可以为医院和医生单向信息的补充。

过去一年,好大夫在线的大动作:

“对于好大夫在线这样起步于互联网的移动医疗公司来说,去做线下实体医院确实不擅长,因此好大夫选择搭建互联网医院和线下传统医院去合作对接。”

2016年,好大夫在线与银川市政府合作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取得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业务从疾病咨询领域进阶到诊疗领域。全国正规医院的医生获得相关资质后,均可在好大夫在线平台提供线上诊疗、电子处方、远程会诊、手术预约等医疗服务。

截至目前,超万名医生完成了多点执业备案,在好大夫在线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开诊,覆盖了全国各个地区,服务了数百万患者。这些申请加入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医生90%是来自于三级以上医院,都是具有相当水平的5年以上主治或主任医师。

科室排名和以前轻问诊业务中的科室排名差不多,但通过曲线获得医疗服务牌照后,一下子增加了想对完整的医疗服务链和收费项目,同时平均客单价大幅提升至三位数,从商业模式角度说,量价齐升,平台开始良性发展!

说起互联网医院,大伙可能都对年初曾经所谓公布的某文件征求意见稿风波,记忆犹新。其实从宏观来说,互联网医疗由于全程留痕,公开透明,反而风险可控。

同样,美国日本的大量实践也表明,安全有效成本低,服务满意度高,很多医疗保险机构也开始为互联网诊疗付费。这是大势所趋,至于某些行政机构为了抓住自己手中的权力,以医疗安全为名开历史倒车,这只是发展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何况这次医改的核心诉求是希望引入竞争,打破公立医院垄断,缓解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和浪费,以应对日益高涨的医保费用穿底大伟严峻现实,所以,一切有利于降低医疗总费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技术和运营体系,最终都会获得全社会的认同。

从互联网医院角度来说,通过‘派单’的形式把患者的检验、检查、开药等诊疗需求分配下去,盘活了存量医疗资源。同时把一部分不需要来看医生和仅是复诊配药的患者,在互联网平台上即可提供满意的服务,节约了大量宝贵医疗资源,符合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和多年所积累的医生资源相关,好大夫建立互联网医院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在医生之间搭建一个高效协作平台。“未来医生之间更多的是团队协作关系,这种新型的合作关系大都会通过互联网来实现。”

比如,一个国家级骨科专家会拥有很多下级医生和学生,他们通常遍布全国各地。随着多点执业放开,这些医生之间将会形成新的跨区域团队、医生集团等组织形式。他们之间相互了解,大专家有品牌影响力和大量患者,通过互联网指导下级医生的日常工作,并在团队中形成统一的诊疗标准和业务流程。

团队中的下级医生分布在各地,在当地成为落地的接诊中心。对于外地的患者,可以就近到这个团队在本地的手术中心就医,不用千里奔波到北京上海,也可以享受到国家级大专家的服务。但是互联网医院的所有这些业务最后都会落地在一家家实体医院。

互联网医疗本身就是效率平台,是提高医疗效率的工具。而中国在医疗机构投入的资金已经非常多了,除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大部分二级医院、一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都有大量资源闲置的现象,造成了很大的浪费。“所以,通过互联网医院把好大夫在线上的专家资源分流下去,把高质量的诊疗能力输送到基层,把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供应能力拉到新的高度,就可以提高基层的诊疗水平,把基层医生带起了。”

如果说之前的分诊和导诊是在医疗的外围服务,那么,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在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可以发生的医疗行为,从实际的运营效果来说,还是非常不错,而老百姓也逐步接受,并转变了用户行为,特别是移动支付红利,将商业模式彻底打通。

没有在寒夜里哭泣过男人,不足以谈人生!实际上在好大夫这十多年发展历程中,也是历经坎坷。多次跌跌撞撞,涉险过关,所谓业务转型,精简裁员,这都无须大惊小怪。

而我认为好大夫显然已经胜出了,理由主要是如下三点:

1,品牌行业第一,多年的积淀,让更多老百姓信赖,百度医疗关闭服务时,将部分资源和客户转给了好大夫,魏则西事件导致的搜索领域医疗广告变少,好大夫是间接最大受益方之一。

始于前年的资本寒冬,冻死了95%以上的以医患沟通,寻医问药为主业的移动医疗公司,但是沉没的巨额资本和市场行为不断教育了老百姓,培养了用户行为,现在市场开始强劲增长,谁健康活着,谁就将成为最大的摘果子者!

2,领导者王航是一个真诚而又务实的人,成本控制观念深入骨髓,不像一些暴发户,动不动就在CBD啊,国贸啊租下一两层,每年光房租扔个千八百万。而好大夫的房租单位成本在北京同行间绝对是最低的之一,不好面子的领导者才是最可怕的!王航并不是什么话都说,但他从来不说假话和空话。而且不为迎合资本,不为风口所动,一步一个脚印地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不像很多创业者,投资人想听什么故事就换什么故事,从前是移动医疗,后面是基因检测,大数据,精准医疗,三级分诊,医生集团,人工智能......一个坑都不少地趟过,什么热就追求什么,最后彻底迷失。王航始终坚持为医生提供最需要,临床最相关的服务,抵御了很多诱惑,也一路扎实的走来。

3,好大夫的获客成本相当低,对普通患者更多依靠口碑宣传和为大批医生提供优质服务后,医生们的二次宣传,这样保证了可持续发展的动力,而不像行业内层出不穷的公司凭借融资,集中刷一批,广告来一批用户,随着资本耗尽而销声匿迹。其实即便号称资本最厚的土豪,如果规模不经济,一样不可持续,不论他是BAT还是平安万达都一样。

而且几乎业内所有的公司,都是求医生上平台注册,越多越好,还会补贴医生啊,付费推广啊等等。而有了强大品牌的好大夫,是很多医生争着抢着要加入,平台在加强审核,这样“一进一出”在医患平台领域逐渐形成了“医生黑洞”,而在未来竞争中优势会不断放大!

在互联网医院中,好大夫集中建设一个,引全国资源汇聚是一个符合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做法。因为多点建设,看似可以借助各地区政府资源,实则全面铺开后,人力与IT成本高企,没法协同降低成本,又造成重复建设后资源浪费和推广困难,局部地域的医生资源对互联网用户来说,其实没那么大价值,框架很大但是相对病人流量很低,规模不经济却是很可怕的。

随着近期和未来,仍将会有几家医患端大体量的公司倒下,好大夫的优势将会更加明显,移动医疗,剩者为王!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出处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23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