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为HIV新药使用第二次天价优先审评券,为什么?

​​作者皓哥&Dr.2     

       

作者皓哥&Dr.2

美国吉利德是一家生物技术巨头公司。该公司所开发和销售的药物广泛应用在治疗病菌传染方面,包括病毒传染、真菌感染和细菌传染。吉利德因丙肝药物成为制药界巨星,同时它也是艾滋病领域的绝对霸主,2016年抗HIV药物在美国占有54%的市场。

吉利德在今年6月12日向FDA提交了其在研固定剂量复方艾滋病药物bictegravir/恩曲他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BIC/FTC/TAF,50/200/25mg)治疗HIV-1感染的上市申请,同时使用了一张优先审评券。

8月10日,吉利德宣布FDA已经授予该复方的上市申请优先审评资格,PDUFA预定审批期限是2018年2月12日。

使用这张天价优先审评券对吉利德意味什么?

这张优先审评券是吉利德在价格回落之际购买的,价格约在1.6亿美元左右。

2015-2016,吉利德的主要收入增长来源于它的HCV业务。由于其主力品种的Sovaldi 和Harvoni的价格下降和新病人的数量从高峰期大幅下降,该公司的季度销售额从2016年初最高峰值85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第一季的65亿美元。

吉利德需要在其他适应症的增长来减少其对HCV业务的过渡依赖,目前来看最有希望的是HIV和HBV。通过HIV和HBV类药物的增长,可部分弥补或抵消HCV类药物的快速下滑,来维持或支撑吉利德的市场预期。因此这很可能是这次其动用天价优先权劵的主要原因。

尽管吉利德目前在HIV业务上也有很好的市场增长,但是也必须时刻提防竞争对手,如果被碾压,想要重新占领HIV市场,代价恐怕就不是这张优先审评券能够换来的,因此必须加快更具创新的HIV药物上市速度,使用优先审评券缩短药品评审周期,使自己的产品提前上市,以抢得首发优势,并获得更多市场份额,这无疑能够发挥巨大作用。

Bictegravir的疗效以及市场预期

bictegravir的特点:

新一代口服整合酶链抑制剂(INSTI),一日一次

对于野生型和大多数INSTI耐受的突变型HIV1都有活性

药物相互作用少

血浆半衰期18小时,支持一日一次

是目前所有INSTI中,对野生型HIV-1整合酶DNA链解离常数最长的品种

与吉利德的其他产品例如FTC和TAF开发成为联合制剂STR(singletabletregimen)

今年7月巴黎的IAS 2017会议上,Gilead Sciences公司公布了两项3期临床研究的数据,报道了bictegravir(BIC,75mg)和emtricitabine/tenofovir(200mg/25 mg,FTC/TAF)联合治疗HIV-1感染的初治成人患者,研究的对照治疗是目前两个通过FDA批准的广泛使用的含dolutegravir(DTG)的联合方案:dolutegravir (DTG)+abacavir (ABC)/lamivudine (3TC)或dolutegravir(DTG)+FTC/TAF。

(dolutegravir是GSK公司的抗艾滋病药物。2016年,GSK在美国HIV市场占有20%的市场份额。)

(1)1489号研究:BIC/FTC/TAFVSABC/DTG/3TC

在1489号研究中,629名患者1:1随机入BIC/FTC/TAF或ABC/DTG/3TC组

主要终点:

每毫升血液小于50个HIV-1 RNA拷贝的达标率

在第48周,BIC+FTC/TAF组达标率92.4%(n=290/314),ABC/DTG/3TC组为93%(n=293/315),(p=0.78)。

(2)1490号研究:BIC/FTC/TAFVSDTG+FTC/TAF

在1490号研究中,645名患者1:1随机入BIC/FTC/TAF或DTG+FTC/TAF组

主要终点:

每毫升血液小于50个HIV-1 RNA拷贝的达标率

在第48周,BIC+FTC/TAF组达标率89.4%(n=286/320),ABC/DTG/3TC组为92.9%(n=302/325)(p=0.12)。



在第48周其他终点指标无明显差异:

平均CD4计数增加值

肾小球滤过的中值变化

BIC+FTC/TAF组为-7.0mL/min,DTG+FTC/TAF组为-11.3mL/min。

骨密度中值变化

副作用方面无明显差异。

上述研究提示:

以bictegravir为基础的联合方案(BIC/FTC/TAF)在各方面都非劣于目前已批准的以dolutegravir为基础的联合方案(ABC/DTG/3TC或DTG/FTC/TAF)。

Bictegravir的市场预期

Bictegravir联合FTC/TAF的联合方案已经被美国FDA授予优先审评,2018年2月是预期批准日,如果2018年初上市,以吉利德在HIV的市场地位,第一年预计就能上5亿美元的年销售额,2020年预计超过20亿美元。

吉利德的Bictegravir和GSK的Dolutegravir哪个会胜出?

目前就药物本身来讲,两个品种伯仲之间。

但是HIV治疗通常是联合方案。吉利德和GSK是抗病毒药物领域的主要玩家,公司间竞争更多的是产品线的竞争,目前吉利德在HIV治疗领域处于强势,吉利德拥有美国五种最多处方艾滋病毒治疗方案中的四种,在欧洲最大的市场中有五种,如下图:

吉利德的优势在于,其掌握了目前治疗HIV或HBV领域的王牌品种替诺福韦,目前多种治疗方案中替诺福韦是基石药物。第一代替诺福韦前药TDF的专利将在2017年到期,2016年获准的替诺福韦新前药TAF是吉利德用于替代TDF的重磅品种。其前药转换更有利于药效发挥,专利保护更全面。

吉利德已经形成以TAF核心的多种品种组合,如以下产品:

吉利德较GSK的竞争优势在于,可与TAF和自身公司掌握的产品资源形成多种产品组合或复方制剂,Bictegravir的出现将更加巩固这种系统优势,而GSK在产品阵营上缺乏完全由自己掌握的品种资源。

就这个背景来说,目前更看好Bictegravir的前景。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出处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16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