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两票制加营改增可能会推动药价全面上涨?

作者Dr.2,MediCool医库董事长     

       

当两票制和营改增政策出来之后,从国家层面到地方纷纷对这个政策叫好,认为它会挤压医药渠道的灰色地带,可以让市场更规范,打击商业贿赂,反不正当竞争,推进行业更好的发展,从而还可以降低药价,把灰色的利润释放出来,补贴预算不足的卫生事业。

但凡事都有另外一面,经过与数十家药企的实际访谈和市场观察,我认为两票制带营改增还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推动药价全面上升。

药品定价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行为,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政府都会砍价,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可以说每个企业都有一种本能的冲动,来获取超额利润。

从两票制到营改增的设计初衷,是希望把药企纳入合规流通领域范畴,但事实上绝大多数充分竞争的行业都没有搞两票制,无论是生活品还是饮食行业,服务业还是消费行业。

因为中间不管流通环节多少,由于充分竞争,并不会导致终端价格的大幅上升,换句话说,有时候多级流通并不会带来成本上升,通过充分竞争反而会降低成本。

因为社会化大分工,在不同的代理、分销、聚合业务中也会降低社会总成本,并且提供更好的服务,我想中介和代理商是会永远存在的,两票制其实是用比较行政的力量强行想去构建一个完美体系,有计划经济的影子。

这样有几个后果,第一个就是最终会带来事实垄断,这个垄断是政策和市场双向形成的,至少医药商业会越来越垄断,强行配送,同样随着把一大部分工业厂商挤压出去之后,很多品种的生产厂家将大幅度减少,所有活下来的公司都会实力超强。

每一个开始垄断的企业,其价格并不会像大家想的一样是静态的,事实上当时配送为什么就只有几个点的毛利率,恰恰是因为全市场在充分竞争,产业里多方参与者有足够的选择权。当垄断之后情况会发生变化,商业溢价能力增强,甚至可以进行渠道封杀,将可以直接或者间接获取更大利益。

在这个博弈过程中商业公司将成本和收费往上提的时候,工业自然会顺价往上走,同时很多生产企业减少时,升价是必然的。

我们在很多商业实践中会看到,医药其实经常会发生局部垄断,比如用专利、创新药来垄断单独定价,或者从区域市场垄断定价,包括孤儿药等,是很平常的事。

从个别企业来说,有人生有人死,之后聚合,但整个行业经历这种剧烈整合成本,胜出的企业必然把这个成本往下传导。

两票制和营改增肯定会增加工业的成本,因为之前底价代理“一脚踢”的价格甩给各个代理商,各个代理商化整为零,不管中间过几票,由于各个地方税收核定的问题,综合税负是比较低的。

当药品生产厂商几亿几十亿根本无法拆解,他就需要将药品出厂价大幅提升,变成高开,然后就从高开的一部分进行高返佣金。

有人会说地方政府会返还一点,那也仅仅只是地税和所得税那部分,而国税那部分已经被国家收走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带来工业药企成本的大幅上升,因为我们国家的税收特点导致,赢利要交税,但亏损不会退回来的,所以工业的增值税加上所得税体量都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这个成本上升将会顺价传导。

比如说你在市场卖大白菜,你对卖大白菜和生产大白菜的加税,然后让卖大白菜的商户减少,市场集中,再想让大白菜降价,这是一件比较矛盾的事,事实上也很难实现,从来加税都会让价格上升,这是经济学基本常识。

综上所述,两票制带营改增可能会带来另外一个复杂问题,实际药价很可能是会上升的,跟很多人的想法会不样,这个药价上升,第一个是集中之后出现了一部分的垄断,这个垄断必然会带来提价的冲动,另一个是成本的上升,他们也有能力顺向提价,把成本往下游去,这个时候无论是老百姓、医院还是药店可能都得被迫接受。

当然还有第三个成本上升,是现在无论是中药还是化学原料药,无论是受制于整个农业生产成本的上升还是环保稽查以及原料药的垄断,整个从底端的价格都在开始涨,包括人力成本和综合成本上升,也必然会带来药价的上涨,因为如果亏本企业可以不生产,最后在市场压力下,终端通常只能接受。

在过渡期正式结束之前,很多药品都将会有新的价格去参与医保和招标,成本涨了,总不能让企业做亏本生意。

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企业就要进行低成本营销、合规学术推广,我想这也是国家的根本意图之一,希望用合规的学术营销推广来代替原来的带金销售。

国家让所有企业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特别是规模药企,这时候带金销售自然就慢慢会走下坡路,那么各个企业在过渡期之内就必须开始适应这种状态。

不是说每个政策都一定有多好有多坏,都会达到它预期的效果,但是对我们市场参与者来说只能去适应,企业开始构建新的学术营销体系,开展数字营销,挖掘学术卖点,低成本的构建推广曝光渠道,这样从过渡期结束之后的明年上半年开始,合规学术推广与数字营销将会迎来一个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想要寻求数字营销合作与学术推广的可以与作者Dr.2联系(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17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