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医改后,将引发连环巨变!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近期北京宣布了新的《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4月8日零时起,全市3600多家医疗机构统一启动:

第一、取消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增设医事服务费;实施药品阳光采购,降低药价。

第二、规范医疗服务价格。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将对435个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进行有升有降的调整。上调护理、中医、手术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价格,下调CT、核磁等大型检查设备收费价格。

第三、组织实施药品阳光采购。向所有的药品生产企业公开药品质量指标、全国中标价格,向社会公开医疗机构采购、使用及品种变化信息,打破昔日药品价格等信息不透明状态。

经过仔细研究和实地调研后,Dr.2认为这将引发连环巨变!这是因为北京不同于福建的山区或者贵州的贫困县,而是全国的中心,北京实施代表全国推行这种新医改方案已经成熟,也就是半年左右全国都会跟进,所有观望和假设都不复存在,趋势已经不可阻挡!

解读新方案的核心点:

一、药品零加成

医院卖药不再成为利润中心,而是成本中心了。而取消药品加成之后,终端药品零售价格将下降15%-20%左右。以此相应,在国家没有太多额外补贴的情况下,变相提高了诊疗服务费,以医事服务费的名义。这本质上还是挂号费,换汤不换药,换个名字并无太大区别。

这样将带来一系列变化,破除医药养医,提高劳务支出,喊了多少年之后,似乎变为事实。以前医院经营药品产生利润,于是有卖药的冲动,还有卖贵药、高价药的冲动,可以提高单个病人的ARPU值,提升医院的毛利率。经此役之后,药品将是成本中心。

这就意味着医院肯定将努力缩减成本,也会减少很大一部分的高价药和药品总量,适当可以分流到院外处方,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医院会想办法让医生更多的开治疗手术和检验,包括影像单。相对来说,在医保总额预付的情况下,做更有利润的医疗行为。

二、经济杠杆驱动三级分诊

北京将更容易落实三级分诊,由基层医生和社区医生承担守门人职责,配合大批药物渠道下沉。基层挂号费比较低,形成很大的价格剪刀差,以经济杠杆驱动相当一部分老百姓转向基层就诊,由此,基层用药量更进一步扩大,三甲医院处方量缩小。这样药企营销的工作中心也不得不下沉,因为很多药企此前在大中城市医院布局为主,单位产出比逐步下降,营销更加零散细碎。

以前的医药代表以大医院为单位频繁客情拜访,现在由于成本结构和人员经费受限,面向更广阔更分散的市场,将无法兼顾。那么辅以线上教育,数字营销和广覆盖的多渠道营销必然会大有可为。

随着基层患者流量上升,处方量和品种都上升,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就会提高,反过来大医院流量还会继续下降,包括很多专家教授、一些常规的门诊复诊将大幅减少。

三、变相涨价会事实上疏通医疗拥堵

因为医事服务费相当于门诊费变相增加了3-4倍,还会反馈性进一步缩减大医院的流量。其实大医院的挂号真的供不应求吗?也不尽然,即使在同一个医院里不同科室也是冷暖不均。整体来说,国家通过抑制大医院的拥堵,把大医院的医疗资源进行合理的分散,降低总成本,这是一项改革大计。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很多公立医院三甲教授专家的黄牛挂号费为什么这么贵?因为拥挤的人很多,于是有一些不想排队、想插队、外地来的一批患者被迫去买高价号。当整体大医院门诊下降的时候,拥挤的现象必然减少,而哪里有拥挤,哪里就有商业模式、潜规则和灰色地带。类比共享单车重创了黑车一样,这次国家将通过经济杠杆消灭一部分黄牛。

四、社区慢病、诊后随访大有可为

因为医事服务费提高,但患者整体流量下降后,医院肯定会想很多创收办法。根据Dr.2的临床经验,一个重要措施将会在医院内强力推行,就是不允许跨科开药。

比如一个老年人,有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还有肠胃疾病,通常可以在一个科室一次性配齐药品,但现在很有可能让老人再挂1-2次号,降价的药品部分未必能抵消多支付的医事服务费,一进一出,老百姓负担实际并没有减少。

不过长此以往,这一大批长期看病的老患者,将在经济压力推动下转向社区,只有出现重大病症时才去大医院复诊。当然这也符合国家医改原则,而社区慢病这一领域将大有可为。单科的慢病管理、以诊后随访为核心的移动医疗会迎来大发展。

由于高的医事服务费价格逆向压迫产生新的支付方,也促进一部分存量医疗资源的调配,医生下班之后依然可以在各移动医疗平台赚取部分收入。

五、移动医疗商业模式开始成熟

由于大医院流量减少,处方药外流,医药电商牌照放开,移动医疗迎来更大发展。上涨的医事服务费剪刀差打开了线上医疗服务价格的上升空间。让占据50%门诊费用的常规配药、复诊咨询的服务可以在移动医疗平台得到长足发展。

以前收老百姓30-50块钱是非常艰难的,现在收费更加顺畅,药品还可以直接物流配送或者自提,在去渠道化的医药电商中,价格也会更加低廉又促进药物获取的便利可及性,医药电商将逐渐快速成长,一批原有的传统渠道必然受损。

药企受制于市场准入招标与两票制营改增的双重压力,合规也会日趋严格,以人海战术和利益驱动为核心的营销模式亟待转型。对医生来说,当大型医院的患者流量下降时,一批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的专家教授将会受损,而创新手段在多平台上宣传自己的中青年医师将有快速成长的机会。

2016年移动医疗大洗牌,如今活下来的团队已经迎来了历史性大机遇,在多种内外因素触发,无论医生端还是医患端将会高速成长,北京新医改是一个重磅催化剂!

精彩预告

还记去年移动医疗22强的琅琊榜吗?

《移动医疗22强琅琊榜之三:长江后浪追前浪,欲把前浪拍死沙滩上!》

《移动医疗22强第二榜之(上):霸星出生,当扫六国乎?》

《移动医疗22强第二榜之(下):用“就医160”拨了“1药网”,他们还让我“趣医院”!》

《移动医疗22强榜最终篇之(上):七雄逐鹿,谁思九鼎?》

《移动医疗22强巅峰榜:决定中国移动医疗格局的三国杀》

经过2016年这风起云涌的一年后,排名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移动医疗2016年巅峰榜即将出炉,我们将陆续发布两份巅峰榜榜单,分别由大众投票评选得出和由Dr.2根据各公司业务等客观排名,敬请期待!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75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