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在院外救治突发疾病者吗?

作者:医库调研     

       

医务工作者是我们生命健康的守护者,救死扶伤,为大众服务,帮助我们远离疾病的困扰。

但是患者需要救治不仅仅是在医院,在医院外的各种公共场所也会有人突发疾病,此时时间即是生命。

作为一名专业的医务工作者,如果你碰巧就在突发现场,你会施以援手进行专业急救,帮助患者脱离危险,争取救治时间吗?

医库调研于2017年2月16日针对“你会在院外救治突发疾病者吗?”这个备受关注的问题在平台上进行了民意调查,在72小时内共计收到496份有效投票。所有投票都来自医库平台上的会员。这些会员都是经过严格认证的医疗健康专业人士,包括医生、医学生、护士、药师等等。参与投票的医疗健康专业人士来自75个专科和附属专科以及全国29个省和直辖市。医库平台上的医生结构和地区覆盖大致和中国注册医生结构相符,因此,医库的民意调查通常可以较大程度反应出中国医生的意见。

在这次调查中我们可以发现,有27%的医务工作者在院外遇到过突发疾病的患者,剩下73%的医务工作者并没有遇到过这类突发情况。

从遇到过突发疾病的患者的医务工作者填写的数据来看,绝大多数的医务工作者会去主动帮助患者进行救治,有23.9%的医务工作者不会主动去参与救治。

如果在以后遇到这类情况时,有一半的医务工作者会伸出援手施以救治,超过四成的人会视情况而定,有4%的医务工作者不会去参与救治。

医库调研在进行投票的同时,也要求投票者对其选择说明原因及看法。以下列举部分较有代表性的想法,为了保护投票人的隐私,让投票人可以放心地畅所欲言。医库调研绝对不会向任何第三方透露投票人的真实身份和信息。

如果你救治了,你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最终患者结果如何?

一位来自河南开封的住院医师说:“救死扶伤是医务工作者天职,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我是急诊医生。”

一位来自山东青岛的医生说:“看到有人意外生病晕倒,没有家属朋友,我是一名医生就应该抢救,患者恢复良好。”

一位来自山西太原的副主任医师说:“出于人道救助,有时候生命,可能就掌握在你手上。”

一位来自河北石家庄的主治医师说:“没多想,听见火车上广播就去了,到那时已有另一位年龄比我大的医生去了。”

一位来自广东肇庆的护士说:“没细想太多,见到了就本能反应的停下车去救治了,到时救治了一位在行人路台阶摔倒的老人,脸朝下的磕在了台阶,自己无法翻身和爬起,她孙子才4岁在一旁彷徨无助,围观的人好多却没人上前扶起那老婆婆。我扶起了老婆婆坐着,给她基本检查和询问,叫了路人打了120和她儿子电话,救护车到了后和医护人员一起把老婆婆抬上担架。”

一位来自北京的住院医师说:“生命大于一切!”

一位来自河南新乡的医生说:“第一反应,没想那么多。那是一个突发意识丧失的患者,我跟家属一起给他搬到空地,立即心肺复苏等急诊!急诊来了我就走了,结果我不知道!我是雷锋!”

一位来自湖北咸宁的医学生说:“一个电动车被追尾,车祸后,女士活动困难,下肢疼痛难忍,考虑骨折可能,没有担架,于是和肇事车主用木门抬致医院,拍片诊断为腓骨骨折,跖骨粉碎性骨折。”

一位来自山东青岛的主治医师说:“怕被诈骗,结果倒没有,有目击者。”

如果你没救治,你为什么不愿意参与救治?

一位来自河南周口的住院医师说:“以现在的医疗环境,院外不适合参与救治,可以帮忙拨打120,或联系家人等。”

一位来自辽宁葫芦岛的护士说:“是因为那时候只是个实习的学生还不懂那么多,然后就没敢上去参与,但是心里也是在着急。”

一位来自北京的主治医师说:“现在的大环境都是对医疗行业的偏见,救治失败那就是异地执医,万一坐牢咋整!”

一位来自甘肃兰州的医生说:“不是自己专业以内的疾病,而且病情危急,万一没成功,自己就是非执业地点非法行医,百口莫辩,上次那个在火车上救人被告的大夫就是例子!”

一位来自江苏苏州的住院医师说:“疾病很复杂,没有病史很难有效救治,周围观看给人压力很大。”

说说你对院外救治患者的看法

会去的观点

一位来自湖南郴州的医生说:“我觉得还是尽己所能,如果能救活他,那最好,如果不能,心中也无遗憾。”

一位来自辽宁沈阳的住院医师说:“我有专业知识,可以为患者争取抢救时间,提高患者生存几率,但同时希望有相关法律保护我们,不要最后救人反被伤害。”

一位来河南商丘的医学生说:“在院外遇见需要救治的人员时,如果当时有医学知识的人就我自己的话,我会站出来。我学医的目的,就是救人。如果看着需要救治的人,死在我面前,那我学医有何用?”

一位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住院医师说:“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勇于院外救治是我们医德的彰显,且不论技术如何,勇于救人是一种品德。”

一位来自浙江嘉兴的副主任医师说:“早期有效的院外治疗能提高病人的抢救成功率。”

不会的观点

一位来自河北邢台的住院医师说:“因为现在国家制度不完善,如果出事的话,那么就是院外行医了,属于医疗事故,最好还是不要管。”

一位来自陕西宝鸡的住院医师说:“首先要有相应的法律文件保护医疗人员,其次公共场合应随时备一些基本的急救设备。”

一位来自山西太原的主治医师说:“目前国民道德缺陷,太多血淋淋的反咬一口的案例警示我们,救活还好,有点问题就完了。”

一位来自天津的主治医师说:“现在的社会,让人恶心寒心,救活了他们说你应该的,万一死了,又纠缠不清,何必给自己惹麻烦。”

看情况的观点

一位来自河北石家庄的住院医师说:“社会生活中急需在公共场合有急救动力的人,但是我国的法律只承认在注册单位执业合法。吃螃蟹的医生太多啦,绝大部分都没有好的结果。”

一位来自上海的主治医师说:“在自身能力范围之内知天命尽人事,尽最大限度帮助救治”

一位来自湖北武汉的护士说:“出于本能还是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别人,毕竟院外抢救对于一些突发状况还是很重要的,时间就是生命。”

一位来自浙江杭州的医生说:“看情况再决定,如果是诊断明确且是自己的专业之内可以伸出援手,否则就打急救电话,等待救护车,毕竟更专业。”

一位来自湖北黄石的医生说:“针对自己能救治的还是需要勇于参加,针对自己不能力所能及的,还是不要强出头,否则容易引火烧身,得不偿失。”

一位来自山西长治的住院医师说:“看情况吧,不确定的状态,还是保留为好,现在人心叵测,不太想惹麻烦。”

关于医库调研:

医库(Medicool)是中国领先的医生工具,学习和社交平台-中国最大的移动医生知识库。数十万完全认证的医生会员,以及其他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在平台上回应医疗方面的调研。通过提供让企业与医生接触和学习的机会。医库正在改变和促进医学的发展与进步。医库与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进行三种不同类型的调研:医库投票,医库实时微调研以及传统的定制问卷调查。

医库欢迎广大媒体朋友通过医库社区做医生民意调查。我们可以在短短48小时内完成快速投票,我们也可以做为期一周的投票以给你一个更广泛的意见以及更大的投票样本量。除了提供数据意外,医库投票也会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给你的新闻故事未经过滤的内容。这项服务为媒体成员免费提供。如果你对以上调研结果有兴趣,或者想了解更加详细的数据,又或者你有好的调研idea,都可以直接与医库调研联系(电话:400-693-1880  邮箱:service@medicool.cn

关于医库:

医库(MediCool)是中国领先的移动医疗公司,为中国医生提供从考试到继续教育、从临床到科研、从求职到自由执业、从工作到社交等多项综合服务。医库的使命就是以移动互联网作为媒介,将高质量的医学知识和信息及时传递给临床和科研领域的医者。

如果你也想加入我们的医库调研,那就来参与预报名吧!

医库现向广大医疗工作者招纳合适的调研人员,如果你有兴趣参与未来我们的各项针对医务工作者的调研项目,就可以来报名哦~

每个医库调研项目开始前,我们都会从预报名的用户中优先选取合适的用户参与调研,符合要求的调研参与者完成调研后会获得30元~300元不等的调研费用(调研费用根据调研类型及科室职称等会有所不同)。

期待大家踊跃报名,同时也非常欢迎各位医务工作者、医学生推荐同事、老师等来参加调研,我们将对用户资料实行严格保密,同时保证调研参与者拿到合理的调研报酬。

预报名请戳右边→预报名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78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