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将推动移动医疗大发展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来源微信号:e医疗

  女孩怒斥医院票贩子事件,让中国医疗现状中的各种资源、矛盾、配置、结构问题一触即发。票贩子现象一方面反映了我国医疗资源结构性错配的矛盾非常突出,患者集中在大医院,基层医院没人去;另一方面也说明,国家规定的价格没有正确反映医生合理的劳动价值,通过市场自发配置后及由此衍生的牟利行为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患者被迫花了几千块钱买号,但钱却让票贩子赚走了。

  作为目前医疗服务的供给方,医生和医疗机构在市场资源配置上还要进行结构调整,矫正扭曲的医疗资源分布,让他们能为更广大的患者看病,提供更优质更全面的服务。内部上,需要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减少过度医疗和浪费,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和医疗需要。而医生的薪酬,医疗机构的收入来源、管理体系、硬件设施等等也是医疗供给改革绕不过去的因素。


绝对不足与大量浪费并存


  这里我们重点关注深层次矛盾,医生和医疗机构的资源配置问题。事实上我们国家医疗资源过剩与短缺并存,绝对不足与大量浪费互为因果,但是绝大多数业内人士更喜欢强调短缺和不足的一面,有意无意地忽略其他。

  从总量上看,我国医疗机构的床位数并不少,但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一方面三甲医院人满为患,患者挤满走廊等床位,另一方面绝大多数一二级医院低效率运转,病床大量闲置。针对这个问题,政府主导建设分级诊疗体系,供给侧改革的发令枪已经打响。

  分级医疗的核心是以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为核心内容的全程化、无缝隙医疗管理流程体系和制度安排。随着分级诊疗政策落地的加快,部分省市已明确基层病种试点。重庆市近日公布分级诊疗制的实施意见,首批选择50个病种试点分级诊疗,引导群众在基层首诊。继重庆之后,甘肃也于近日新增了150个只能在县级医院治疗的病种。

  施行分级诊疗的重要原因是医疗资源布局不合理。然而,如果这些政策体制上的安排都是鼓励患者分流,引导患者基层就诊,仅从需求侧找原因,那么供给侧症结只会加剧——如果基层医疗真的能满足患者,有哪个患者会舍近求远,流向大医院?仅通过行政手段推行分级诊疗,会遭遇市场化的重重阻力!


基层医疗供给侧改革重点


  因此从分级诊疗的供给侧改革方面来看,需要加强基层医院和社区医疗组织的接诊能力,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是“重中之重”的首要任务。基层医生是承接分级诊疗的坚实力量,因此培养基层人才、关注基层医生的职业发展以及他们的工作状态和环境,是分级诊疗的核心步骤,也是一项长期任务。

  在中国医疗体系中,基层医生扮演特殊而重要的角色,他们长期漂泊在“山水间”,有繁琐的基层工作,但缺少学习机会,医疗环境医疗事故让他们如履薄冰。

  更进一步来看,不仅要培养基层医生的临床技能,还要提升基层医院的信息化水平、设备器械和药品供应,提高基层医疗服务的有效供给水平。因为医生看病和战士打仗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没有了武器(优质的医疗器械和药品),不论主动还是被动,都要向上分流,如何“接得住”国家三级分诊战略呢?因此医疗器械,医药生产流动企业包括终端的药店,都是整个医疗改革的重要参与方,一个个“微观细胞”的市场化合力,构成了医疗服务里非常关键的组成部分。

  而在这些基层医疗的供给侧改革方面,互联网公司、创新技术企业大有可为。


互联网公司大有可为之处


  国务院发布的指导意见中指出,到2017年,要让基层医疗机构的首诊比例超过70%。然而,目前在中国,基层医疗人员受教育水平、临床经验以及接受继续教育的程度参差不齐。因此,在基层切实推动长期有效低成本的“医学继续教育”势在必行。

  传统的培训模式不仅受限于时间空间,且覆盖面较小。我国的基层医生非常分散,要他们离开岗位一段时间异地参加培训,或者让忙碌的医学专家经常下基层进行实地培训也不太现实。打造互联网基层继续教育平台,医生可以在线听课学习,疾病知识库为医生构建基层疾病的知识体系,还可以和专家教授线上互动,课后复习形成学习小组共同探讨。互联网媒体渠道还可以为基层医生量身打造,传递基层医药卫生领域的信息进展,提供前沿医学和适宜技术咨询。这种形式让医生学习时间灵活支配,可以随时随地“取经”,不用异地培训,有选择有目的性地学习提高技能,进而提升整个基层医生的诊疗水平,还能潜在地实现远程会诊,有效分诊和便捷快速的双向转诊。

  除此外,保险公司在整个医疗供给侧改革中也将成为一个重要中枢,既可购买服务,也能提供服务,并在医药患等多个环节中深度参与,成为卫生经济学政策制定、控费与药品福利管理、大医改政策的重要推动者和支付方,以市场化方式承载整个医疗供给侧改革的国家战略。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保险公司自身也需要改革,降低过高的运营与获客成本,推行无纸化理赔与信息化建设,加强干预以避免过去健康和医疗保险缺乏管理,放任自流的局面,这些都可以与移动医疗公司和大数据服务公司进行有效合作与共赢。

  医疗供给侧改革不仅要提供优质的诊疗服务,尤其慢性病,还需要进行长期随访、测量其体重、血压、血糖,评定日常自理生活能力等,了解患者服药情况,制定慢性病健康教育策略方法,传播慢性病防治核心信息等,这些服务更多是在基层医院和社区诊所进行,社区卫生所、基层医生等的成本渠道有限,而通过互联网平台对相应患者精准传播,有效连接“医药患”,提高患者依从性管理水平,降低全社会的医疗保健总成本,将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


技术驱动型公司将扮演重要角色


  医疗服务的供给方式、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正在不断向前迈进。

  阿法狗(Alphgo)背后的“最强大脑”DeepMind团队宣布进入医疗领域。他们合作开发的Streams App能够在检测急性肾损伤患者时提供即时信息,通过相关干预,可以大幅度提高救治的成功率。

  谷歌收购了一款名为Hark的App,是一款主要针对患有严重肾衰竭患者的系统,可以取代纸质系统和呼机的任务管理,未来,将会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预测哪些患者的病情会加重或决定最佳治疗方案。


  美国的健康优化平台WellTok,通过IBM Watson展开合作,为普通用户建立在线健康管理平台,提供个性化医疗健康指导,从饮食选择到运动锻炼,特别是患者,为了和糖尿病及哮喘顽强斗争,更要做出正确抉择。

  美国的医疗健康分析平台Lumiate,拥有一系列经过临床验证的资源和一批医生顾问,能够帮助用户看懂自己的医疗检查报告单,并告诉他们为什么要做那些检查。他们还会通过文章和视频的方式,为患者提供详细的指导。

  随着人工智能发展,移动医疗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进一步发展,自动化代替人工,临床智能辅助决策系统代替手工操作和主观失误,配合深度大数据分析,永续学习,精准医疗。这些技术驱动型的公司正在逐步改变、重构医疗服务供给方。换句话说,在未来医疗的供给侧改革中,技术公司将登上重要的历史舞台。

  未来医养结合也是一个大趋势,无论从居家养老还是集中养老,由地产公司转型或者保险公司主动配置,还是第三方养老机构的大发展,由养老服务领域发生的供给侧改革,将会极大地推动现场陪护、上门医疗、机器人服务、智能硬件、意外报警、急救体系和远程医疗的发展,从而让这些原来不属于医疗领域的参与方,随着产业链的发展和技术进步,变成重要的医疗服务提供方和入口,也会吸引手握大批资本的其他领域上市公司深度参与,双向驱动。

  通讯和基础运营服务的进一步向前发展,将推动供给侧驱动医疗服务更便捷低成本地创新。移动、联通、电信这三大供应商,各自依托优势建立了医疗服务平台,从基本的挂号到智慧医疗体系构建,从基础电信服务到大型医疗数据中心的诞生,都在深度参与,资本和网络渠道的优势,也在加大他们与其他公司的合作助力。

  我们必须考虑的是,提到创新技术驱动公司,在中国将绕不过BAT和华为,事实上他们在整个国家的创新医疗体系和移动医疗大发展中布局很多,也是整个医疗生态中非常重要的一级。未来医疗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将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艰巨任务,需要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如何能够提高整个医疗体系的效率,降低老百姓的医疗总成本,提供更好的服务,是我们全体从业人员的事业和理想!

(以上来源:e医疗2016年04月刊,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105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