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药魔统治下的马家军反观移动医疗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我上学的时候,正值马家军在世界田径赛上崭露头角之际。20世纪90年代,马家军可以说是中国体坛上一个难以置信的神话。1993年世界田径锦标赛上,王军霞、曲云霞、刘冬分别获得10000米、3000 米和 1500 米冠军;同年的世界马拉松赛上,马家军夺下团体冠军。自打那时开始,马家军由于在国际比赛上屡得奖牌而被媒体大量关注,但是好景不长,之后随着王军霞单飞、队员集体出走,马家军四分五裂。从那时起,有关马家军是否集体使用兴奋剂的问题就一直是外界议论的焦点,而马家军的分崩离析,也使得外界舆论对他们的怀疑更深。

体坛著名报告文学家赵瑜曾经写过一本名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书的原第14章名叫 “药魔重创马家军”,在过去的17年间,这本书的公开发行版本中始终没有该章节。原来在当年出版此书的时候,该章节涉及到的3万字关于马家军队员控诉马俊仁(马家军领导者)长期让队员服用兴奋剂的内容被全部删除了,而这部分的原文内容直到近期新版发表才首度披露。赵瑜近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揭示了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来龙去脉,还向外界提供了当年王军霞等十名运动员举报强迫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联名信影印件。虽然曾经因为当时的政治原因等因素,这一段历史被掩盖了,但是时隔多年,马家军“药魔”的真相终于曝光!这是一桩有关于奥林匹克精神的丑闻,也是对体育公平竞赛精神和民族精神的一次冲击。

        难道只有体育界才有所谓的“药魔统治”存在?当然不是!

        其实移动医疗创业也是一样。现在有很多地方,为了保护所谓的民心项目,给企业补贴,牵头为企业融资,给企业荣誉,然后对企业进行虚假包装。一些医患平台,派实习生和员工去百度查询相关信息,然后让他们代替平台上的医生去回答患者提出的问题。一些移动医疗平台,内部没有真实业务,使用虚假手段注册,获得用户数量,然后再将用户数字乘上个几倍发给投资人,用虚假包装起来的假象来进行融资。这些手段,与体坛服用的兴奋剂有何区别?

在“药魔”手段的统治下,确实会有一些企业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融资获得曝光,获得一些程度上的发展。而不这么做的企业,就会被淹没。但是兴奋剂不能长期使用,它会影响运动员身体激素并且产生各种疾病,而且一旦停用后就无法保持原有水平。虚假包装下的企业,即使员工拿着高薪,他们也会不断选择离职。自己身体如何,运动员最清楚,而企业内部实际发展情况如何,员工是最了解的。

企业利用造假的手段,来获得不公平的发展和成绩,这会给企业的文化留下不诚信的烙印,未来终有一天会成为企业发展的桎梏。e租宝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利用假项目、假三方、假担保这种三步障眼法制造骗局吸收了超过700亿的资金。这样一个中国式庞氏骗局也又一次告诉我们,你说了一个谎之后,就需要不断用另一个谎言来掩盖上一个谎言,而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谎言结束,乃至身败名裂,更有甚者,身陷囹圄。

与e租宝这些P2P金融行业相同,企业的本质是:信用、杠杆和风险,对这三点的控制对各行各业来说都一样。企业创新的核心就是想方法把杠杆放大,譬如说用某个业务的杠杆进行全局的推动,或者用某个资金的杠杆进行更大规模的试验。而企业风险的本质就是杠杆比放大,一旦这个杠杆比达到你撬不动的程度,那你就over了。这种画饼式造假普遍存在,但是这种造假,甚至是集体造假,在企业未来的发展中会导致很多系统性的问题,一旦兜不住了,那企业就会产生很严重的信誉问题,甚至可能会破产。

在现在的移动医疗行业中,有许多宣称用户是医生的应用,不断让护士和医学生来注册使用充数,以提升自己的用户总量。在对外爆料的时候故意含糊用户与医生用户的区别,下载与注册的区别,月活和日活的区别。相信只要有过经验的人就知道,让医生等专业人士参与到平台中并进行活跃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至于有些平台宣传说自己月活52%,市场占有率50%、70%什么的,都是非常可笑的,因为在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活跃医生占医生总数都没有超过30%。

这些向外爆料宣称的数据,是可以在短时间内吸引其他一些中小企业和不太了解行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进行类似的军备竞赛,但是从长久来看,不管多大的壳子,企业的价值观和基因如果被“药魔”思想充斥,那最终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即使当时没有出问题,但是多年后曝光,依旧会如“马家军”一样,对商誉产生重大影响。

很多投资人在投资完这些有问题的企业之后,会与马家军所处时期的上级领导一样,屁股决定脑袋。他们会用造假掩盖下一轮造假,投资人会不断推动进行下一轮融资。有的人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利益不受损,有的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度过一段时间,有的是希望脓包不要在自己在位的时候捅破,希望维持住自己的名声。有些投资人甚至会拿LP的钱去进行补贴,还会在企业内部进行一些关联交易来为自己牟取利益,这些暗黑互联网投资圈的勾当在哪里都一样。

在我们企业运营的这三年多之中,我们的实体和网络营销团队,对移动医疗行业进行了真实的业务调查和数据调研,汇集了大量一手的移动医疗应用的使用情况数据,并且内部做成了数据分析报告。

我们的调研方法很简单。第一个是网络穷举。所有的医患平台肯定都希望医生能够在平台上被患者找到,所以我们只需要对在平台上公布的医生进行穷举就能知道该平台医生的数量,再进行抽样测试就能算出比例,最后可以计算出医生真实的活跃度。第二个,关于医药电商和移动医疗医患平台,我们采用真实问诊和不同时间段下单买药进行抽样计算的办法,就能知道在一段时间内平台真正的订单数量,最终推算出整体的交易额和交易量。

所以在平台活跃度和用户数量的问题上,谁也不要吹牛,我们最终都会用数据说话。当然,想知道这方面情况的可以向我们咨询,我们也愿意在合适的时机将这些数据公之于众。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102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