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借鉴】美国医院信息化发展过程中走过的12道“坑”(下)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德勤报告的读书笔记——Dr.2编译并摘要

Myth 9:等数据积累比较多以后,再添加分析和报告

事实:基本的分析和报告功能,在数字化项目早期就必须视为一个关键需求

      在过去的20年里,大家一直关注患者数据收集和存储的电子系统。现在,有了大量可用的电子数据,注意力转移到可用数据的分析上,以期撬动其中的奥秘,提高临床决策、研究和医院管理的水平。

      一个数字化医院的技术战略,必须把这些需求视为“核心”,对此早期就要制定一个计划,正确地使用如商业智能(BI)和各种分析工具,但是这还面临着两大关键挑战,数据质量和数据可访问性。

      确保数据的质量,特别是来自不同数据源的数据整合时,是很困难的。这是因为医疗机构建立了传统的碎片化IT环境,数据标准化不够充分。医疗机构内对数据分 析和报告的运用程度很有限,这也是数字化医院必须解决的问题。以前数据分析和报告由统计学者或IT部门负责,因此往往信息的利用和价值最大化取决于医生自 身的能力。未来应该建立更方便的系统,允许临床医生独立访问个别患者的结构化报告或群组信息,通过对现存数据进行研究以提高医疗质量,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数 据积累比较多才开始进行分析和报告。

Myth 10:必须通过数字化医院的系统和设备,临床医生才能访问患者信息

事实:临床医生希望在工作中使用自带的设备,更方便地访问患者信息

      临床医生需要随时随地获取患者信息,并希望这些信息容易访问和查看。因此他们越来越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个人移动设备上,或在除了医院之外的其它系统上进行操 作,尤其对在多个医疗机构中工作,和处于急救环境的临床医生更是如此。他们可能在其他医疗机构,在家或办公室,甚至是在不同的州或国家。

       用自带的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会更方便和熟悉。许多临床工作者,他们希望能够将患者信息从医院纳入个人临床信息系统。医院将更多地考虑这个新形式,建立机制,确保点对点的遵守安全政策和标准。当然医院还面临着三大问题:

•不是所有的患者数据存以电子格式,在大多数医院(和一些新建医院)中,基于不同工具,电子和纸质信息材料混合。

•并不是所有电子数据保存在一个地方。患者和临床数据通常分散在多个患者、临床和专业系统内,不能无缝对接。

• 并不是所有的电子信息都有同样的的结构和含义,医院经常用不同的标准、不同格式和不同患者标识的系统,导致“信息筒仓”无法轻易集成和关联。如果医院想让 临床医生通过自己的系统或设备访问患者信息,那么必须建立共同核心系统,包含结构化和标准化数据格式。这个系统要在一个安全和可交互环境下,与移动设备和 其他外部临床信息系统分享信息。

Myth 11:移动化“能凑合用一下就行了”

事实:临床医生在实际工作中经常是移动的,因此未来移动化必须是技术战略的基础

       临床医生总是希望在关键的时间点及时获得想要的信息,但他们往往经常是处于“按需移动”中。因此在数字化医院中,个人智能终端和综合临床信息系统为医生提 供更高的信息访问性和信息整合。所以移动化将有重要战略意义,而不再是外来的补充。移动医疗需要技术架构以解决一些问题,尤其是:

•确保可以在适当时间随时进入设备访问。

•可以进入核心医院系统和数据资源

•以用户为中心的移动应用

       临床医生需要移动设备与固定设备相结合,所以用户终端设备需要纳入医院整体的技术策略,需要解决诸如技术支持、访问、安全和隐私等问题。而用户最终设备的模式会对以下产生影响:

•医院技术基础设施需求,特别是有线和无线网络基础设施,需要支持各种移动设备和固定设备。

•医院技术环境设计,例如对不同医疗系统布局。

       移动化不只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app开发,而是指医院应用和技术架构的整体构建,影响着新应用和技术平台的选择。许多医院仍用原来的系统和平台,无法轻易替代或不支持移动设备,因此这些医院也需要整体对接解决方案。

Myth 12:只专注于改善系统和流程,将可提供高价值的解决方案和服务

事实:数字转换的成功取决于在设计中,应用以患者为中心“由外向内”的方法

       医院和其他医疗机构都过度注重改善系统和流程,以此提高运营效率和改善患者体验。但事实是由于预算和人力有限,通常一次投入和变革无法同时实现医疗的质 量、效率和患者体验全部改善的目标。而往往改变内部系统或效率创新的方式,常会降低患者体验度。这类改变例如减少一个选择,迫使改变一个行为,可能事实上 对用户设置了障碍,如果这种变化日积月累,最终可能导致患者的不满和服务无法持续。反过来这也对医务工作者带来不利后果。

       内部系统和流程的改良通常被称为“由内而外”的变革。“由内而外”的方式确实为许多行业带来巨大效益。但是医院不像其他组织,他们有一个明确使命——为患 者医疗健康服务。不论临床医生还是医疗机构,都更关注患者的健康状况,而不是别的。所以医院数字化应该把“以病患为中心”和提高医疗服务质量结合起来,同 时尽量不以降低效率为代价。因此这种改变,从患者角度看来是“由外向内”的。

       解决方案投入之前,医院应采取“由外向内”的服务计划和交付方式,着重确定客户痛点,需求和预期。一旦验证了患者需求和体验,医院可以着重于最有效地满足 用户需求的系统和流程。阐明以患者为中心的观念和布局将有助于培养一个良好的医疗文化,鼓励医务工作者把真诚、责任和创造力相互交融,解决患者的问题。

      另一个关键步骤是实施“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方法(UCD),而UCD方法将为医务人员提供知识、工具和交流的技术,也将有利于期望和目标的形成,确保项目 走上正轨,为参与者把概念付诸方案提供信心。那么终端用户看好,医务人员参与,产生最佳用户体验,这才是我们的价值观,通过“由外向内”的方式改善患者体 验,这才是成为真正“数字化医院”的标志!

结论:

      “数字化医院”是医疗体系转换变革的关键部分,从而实现一个有计划的,连贯的,由临床医生,合作伙伴和患者利益驱动的数字化变革。

       医院的数字转变往往是无法预知方案和蓝图的,因为不断会有更好的智能技术数字化系统设备可以购买,但也可能产生自动化孤岛和患者临床数据更碎片化的风险。

       要获得数字转换成功最大化,就需要临床医生和卫生/ ICT管理层一起合作,确定一个可实现的愿景,与医院通过医疗护理,临床科研和教育达成医疗需求的战略相吻合。一个对现有环境公正的评估至关重要,例如现 有的技术投资,可用资金、可能风险、以及员工的能力。

       愿景一旦明确,就有了基础可以发展集中战略,宣布战略和战术方案和计划。这一步的关键是把投资和商业模式变化与各方利益连接,逐步修正现有系统,制定未来 十年的数字基础设施计划。例如:如何应用移动化、大数据、云技术为新的工作流程服务,以及解决随之而来的安全问题。同时数字化战略如果运用于集成服务,信 息如何在传统医院/部门间传递,如何打破公立/私有边界,这些都充满了挑战!


(转载请注明网易科技首发,文章节选自Dr.2即将发表的新书《移动医疗那点事》,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113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