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移动医疗第一梯队的部分公司(2):好大夫篇(负面)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Dr.2对“好大夫”未来业务的看法为负面,原因如下:

第一,好大夫是一个披着“移动医疗”外衣的传统企业,团队运营过重,主营业务的收入与成本和团队规模呈一定的比例。当然这确实也有好的地方,比如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可以围绕医患做重度服务,可以真的替人挂号或加号,真的全程陪送,真的可以和三甲医院的专家进行电话咨询百家乐技巧。但是这种运营模式,严重限制了业务的膨胀性和拓展性。目前大致年毛收入据我抽样推测约在6000万左右这个量级,团队规模超过300人(不包括兼职和实习),现金流平衡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其收入增速显著下降,凸显类似传统企业所特有的“成长性”窘境!

第二,好大夫的移动端已经落后,尤其是近几个月,他在移动端的流量出现崩塌,与行业第一“春雨医生”和第二名“快速问医生”相比,差了接近一个数量级,无论是来自艾瑞、易观、友盟第三方数据,还是Dr.2团队做的抽样市场调查,均显示了这个趋势。

见下图1:来自于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好大夫事实上已经出现了流量崩塌的情况。

(图1

当然相比“春雨”和“快速问医生”的轻问诊,好大夫不少的使用场景确实偏向“重问诊”,但是随着春雨等行业对手的快速发力,逐渐改变了用户的使用习惯。同样是医患咨询类软件百家乐技巧,好大夫已经不是第一首选平台了,用某业内资深人士的话说,出现了“收费咨询上春雨,免费咨询上快速”的用户格局,这样会此消彼长。而且对手们都对优质医生资源开始了猛烈争夺(被视为好大夫的核心竞争力),还抬高了全行业的运营成本,这个时候谁的运营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才会更能胜出!相比而言,春雨的技术基因和轻资产运营,快速问医生的渠道优势、全面撤离北京,扎根珠海的魄力及由此带来的成本优势,在未来的竞争博弈之中,优势会逐渐发挥出来!

第三,好大夫在PC端的流量有超过50%,来自巨无霸——百度的导流。甭管百度持有好大夫的多少股权,这不重要,因为他的PC端实际上是被百度事实控制了。就像很多人奇怪百度为什么持有“去哪儿”62%的股权,抛开纷繁芜杂的表现和过程不谈,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百度不把流量导给“去哪儿”,或者给他的对手,那么还会有“去哪儿”吗?所以说,当好大夫在PC端的流量一半依赖于百度,但是移动端的流量又出现了崩塌,最终就会导致他的业务可能失去了独立性,与大腿关系微妙。所以当江湖传言其想要再次巨额融资的时候,Dr.2认为会有一些变数,当然我没有任何内幕消息,全部来自数据推演和个人分析,错误不可避免。不过既然是那么大的体量,风投一定要考察这个企业的业务有无独立性,能不能自主运营和不断壮大。当然也许会有一些脑残机构有另外的想法,因为市场很热,而且在丁香园抱另一大腿之后,现在他是我们行业内唯一的大型PE标的。不过若是以为BAT或者大机构的投资就会如何如何,那你就错了。远的不说,就腾讯去年刚刚领投1.5亿美金占20%不到的Fab,现在准备以1500-2500万美金破产重整,整完估计腾讯能拿回几百万,“奔驰车进去,自行车出来”,只需一年!

第四,好大夫目前最大的killing pass来自于他引以为豪的call center和专家电话分成,但这种交互模式跟app向前演进的技术方向天生是“左右互博”的。好大夫当然可以强调很多人不会用app,很多人喜欢用电话,尤其是老人,但这其实是借口而已,因为如果大力发展移动app,必然就要损失很大一部分传统的电话业务,这是无解的。当年facebook上市之前的PC端广告收入就有30多亿美金,但扎克伯格就为了发展移动端,他宁可把这块大部分放弃,现在移动端重新崛起。但好大夫俨然决心不够大,所以移动端技术的投入和人才结构会受很多的限制,加上运营端又特别的重百家乐技巧,导致他不可能放弃既有的利益,不过随着技术不断的演进,像我们现在微信都可以打电话了,所以发展app的话,未来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大的call center,原来的基础越好,未来的损失越大,在技术面前,一切商业模式都是纸老虎!

第五,未来,我推演了几次好大夫的业务发展方向,必然要进入诊后管理或者类似患者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但如果是医生长期紧密地管理患者,那这种关系显然是强关系,发展到这个场景时,用户和他的医生可能就不再需要app了,会自然脱失,也就是不再需要好大夫这个平台了。这样就与打车app或团购app不同,由于平台的双方都是一种弱关系,这次和下次的客户都会变化,那么app平台就会价值凸显,因为双方都需要它来进行沟通联系。如果看不懂,可以去学习一下基本理论百家乐技巧,如《平台战略》和《定位》。不过Dr.2这里还想阐述一下“双面平台的两方,哪一方是首要目标?”的正面观点来进行类比。

我举个例子,Linkedin 是一家在线专业人士社交服务提供商,用户用他们的网站找工作,联系潜在客户,找供应商……2005年,Linkedin 转型成为双面平台,在平台的一边添加了第三方猎头,让猎头在上面付费登招聘启事。Linkedin 专业网络拥有许多被猎头们称为被动的求职者的用户。什么是被动求职者呢?他们就是那些条件符合但又不积极找工作的人群,但如果猎头去找他们,他们就会有所响应。所以Linkedin首先服务这些被动的求职者后,获得了猎头与求职者双方的欢迎。所以说,如果平台一方对另外一方的需求较弱,我们首先选择这一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双面平台策略。

而好大夫目前想切入的诊后管理属于平台的另一方,想为患者建立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但是这种产品策略跟他的好大夫app“医患撮合平台”的基因天生相悖,这种强关系反而会导致一些重度用户和ARPU值比较高的用户流失,因为他们不需要app了。举个最通俗的例子帮助理解吧,你去中介找一个钟点工,由于雇主和工人双方都是弱关系,所以会一直比较依赖中介,会在平台上活跃,但是如果该中介想切入“终身保姆”这个业务的时候(与全生命周期疾病管理类似),当该保姆和雇主一旦对上眼之后,对不起,你这个中介就收一笔介绍费走人吧,后面我干多少年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最后,好大夫在北京,所以他的成本不会低,而发展时间过长,这个企业很有可能就会没有收购基因,企业文化也是比较封闭的,很难把别的企业融合进去。可是一旦你拿到巨额融资之后,不会让你把这些钱放账上慢慢花十年的。再加上至少目前对移动端技术投入不足,对原来成功经验的绝对坚持,无法突破条条框框,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其负面的看法的原因。当然企业会不断调整策略,不断变化的,人生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充满变数,所以如果他拿到了钱,则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104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