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再发文,持续整治医药购销领域腐败,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实施精准有效监督,压实监管部门责任!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近日,中纪委再发文表示将持续整治医药购销领域腐败,各地纪检监察机关精准有效监督,对于医药腐败案件严肃整治,积极地推动医疗卫生行业“向阳”发展,真正做到“医者清”、“患者乐”。



在中纪委发表的文章中针对医药购销典型案件进行了归纳: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关键岗位关键环节频频失守……从而导致药品和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等问题,加重了患者就医负担,侵害了群众切身利益。对此,中央纪委在文章中提出“靶向监督,聚焦重点人群”,并对重点岗位权力的运行进行“专项”整治。


关于医疗腐败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卫健委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将加大压力传导,按照“谁主管、谁负责”和“管行业必须管行风”的要求,围绕医疗卫生领域突出问题,深入开展专项整治。


一、对重点岗位权力的运行进行“专项”整治


各级纪检监督机关立足于职能职责,在严查医药购销领域腐败分子的同时,对医院重要岗位人员加强监督,并压实监管部门、医院主体的责任。


主要整治医院招标采购、药品耗材管理、基本建设财务管理\人事安排\职称评定等环节中,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等问题。


正如中纪委在文中提到:辽宁省抚顺市纪委监委驻市卫健委纪检监察组对市直医疗单位临床科主任、药品器械招标采购负责人等32个重点岗位进行风险评估,划定“高危人群”,向221人发出“医药购销重点岗位提醒单”,并为他们逐个建立监督动态档案,定期组织警示教育。


针对“重点人群”,山东省商河县纪委监委今年探索建立了“双约谈、双签字”机制 。“双约谈”,即对医疗卫生监管部门和医疗机构中层干部集中约谈,对药品器械采购、财务管理等关键岗位干部进行个别约谈,提醒廉洁履职。“双签字”,即与各级党组织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层层压实责任;与医疗卫生监管部门和医疗机构党员干部签订廉政承诺书,让其立下“军令状”。


二、对与医药企业(代表)不正当接触的交往“行为”进行整治


在整治医院工作人员与药企工作人员那些不正当接触的的时候,尤其需要密切关注资金往来,双方账户资金的流向,而且需要关注医院在采购期间,院方人员是否和该合作公司的人员有来往,或者有交情。


常见的“不正当接触交往行为”可以是,医院人员收受回扣、接受吃请、安排旅游、报销费用、代发学术文章(代付费用)等。


例如,在易利华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中,详细的记录了身为医院院长却利用职权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贿赂方式包括了收受贿赂、高价出售房产、报销机票等。

被告人易利华利用担任无锡二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药品供应商李某甲在向无锡二院销售药品过程中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李某甲贿赂的400余万元(其中146.7682万元已实际获得,其余尚未实现)及美元2000元(折合1.29158万元)。


被告人易利华利用担任无锡二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张某甲在向无锡二院销售医疗器械过程中谋取利益,先后以高价出售房产、报支机票等方式收受张某甲所送45.176万元。


1、被告人易利华于2015年底、2016年初,以明显高于市场价的191.3196万元的价格,将其名下的南京市秦淮区文昌巷80号301室房产出售给张某甲(以张某甲连襟王某丁的名义购买)。案发后,经价格认定,上述房产在交易时的市场价为149.1536万元,被告人易利华从中收受42.166万元。


2、被告人易利华于2017年5月左右,以报支其与家人外出旅游机票为由收受张某甲所送3.01万元。


三、加强对科研学术活动和协会(学会)管理


严查、严控医院工作人员参加学术会议、科研合作、技术支持、论文刊物、捐赠援助等名义,对于医务人员进行参加相关活动时,需要确认“确有其事”,而且“名副其实”,并用票据、文字记录来说话,以此同时也要确切落实《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医商往来界限,严厉打击假借学术会议、科研协作、学术支持、捐赠资助进行利益输送的违法行为。


在朱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中记述了被告人朱某利用其担任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放射科放射介入病区副主任医师的职务便利, 假借学术会议、科研合作、等名义进行利益输送的问题。



朱某与供货商合肥市XX医疗技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文某约定,由文某根据朱某在手术中使用XX公司医疗介入耗材的数量,给予朱某一定数额的回扣。自2013年至2014年期间,文某根据双方约定,在本市蜀山区绩溪路218号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内朱某的办公室里,先后多次给予朱某回扣款共计15.9万元。被告人朱某收受上述款项后将部分回扣款分给科室医生,其余留作自用。


在文书中列举的证据中,可以看到,XX公司的销售人员在报销领取的回扣款包括了会务费、学术会议等,这里提及到的会务费、学术会议是以回扣款的名义进行支出的,也就是说这是打着“会务费、学术会议”的名义,公然行贿。



四、严查、禁止违规兼职、经商办企业获得不正当利益


这一方面主要是整治医院公职人员通过持股、委托代持,或配偶子女、特定关系人等在相关领域违规开办企业、持有股份等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问题。


在姚景宏、于红峰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中,我们看到医院院长、党委书记、财务科长、设备科长通过持有股份获取不正当利益。



被告人于红峰是原济源市人民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正科级),被告人姚景宏,原济源市人民医院财务科科长,被告人赵玲玲,原济源市人民医院财务科副科长、物价科科长,被告人赵功军,原济源市人民医院设备科科长;被告人在任职期间,2012年2月,河南济渎源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武某以南阳鸿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名义,与济源市人民医院签订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合作协议,由武某免费向济源市人民医院提供一台价值230万元的原装进口日立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合作期内医院生化仪所需检测试剂由武某供应,合作期限不低于七年。于红峰作为分管设备科的副院长参与了该协议的签订。



协议签订后,于红峰明知该项目能盈利,主动向武某提出入股要求,入股人为于红峰、姚景宏、赵玲玲、赵功军。武某与于红峰商议后,同意给于红峰、姚景宏、赵玲玲、赵功军四人50万元股份,股权未实际转让,于红峰等四人以股份分红名义获取利益。


该项目于2012年6月正式投入经营,2019年3月结束。期间,武某分别以南阳鸿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河南济渎源商贸有限公司、河南豪乐杰商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向济源市人民医院提供生化分析仪所用试剂,济源市人民医院向上述三家公司支付货款共计2243.1829万元。被告人于红峰、姚景宏、赵玲玲、赵功军利用职务便利,在武某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合作协议的签订、生化分析仪所用试剂的货款回款等方面提供帮助,于2012年至2018年间,四人收受武某该合作项目干股分红共计190万元,其中于红峰分得47.5万元,姚景宏分得57万元,赵功军分得38万元,赵玲玲分得47.5万元。


该案件是典型的以入股、股份分红的方式进行贿赂。身为国家工作人员,通过入股、干股分红的方式进行“兼职”,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医疗领域购药的贿赂,而且在进行正常工作的时候也通过“医院”这个平台将贿赂的形式进行“扩张”、“延伸”。


五、重视医疗服务方面群众反应强烈的问题


在医疗反腐的过程中,要多方联动,形成整治合力。医疗领域腐败利益链条是联系紧密的,一环套一环,所以,在医疗反腐的过程中不能只靠单打独斗,必须集合力量、协同作战。重视群众反应的问题,像索要红包、推销药品使用后无效果,并根据群众所关注的强烈问题进行查证、展开调查。


近日,网络上曝光了一个肿瘤医院的医生收取、索要患者5000元红包,被医院停止执行六个月的新闻信息。根据患者录得视频可以看出,这名医生对于索要的5000元红包甚是“嫌弃”的,认为这5000元红包“算是给的少的”,还扬言“这5000款前能干啥”。而且,当事人在网上发出贴文,讲述了发出视频进行举报的原因。




六、强化医德医风“建设”


整治医院和医务人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突出问题和"四风”隐形变异问题,以及学术抄袭、论文造假、侵占他人成果、骗取科研补贴等学术不端问题。


在2017年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套取科研费用的案子,在这个案件中,这个医师副主任在短短的3年的时间就申请了5个课题。“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6年案发,博士研究生学历的孙某先后任某省级医院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2007年至2010年期间孙某申请了5个课题,科研经费共计28万余元。孙某在任职副主任医师期间,利用负责科研项目并管理使用科研经费的职务便利,于2011年至2013年,通过相关业务单位虚开发票的手段,虚报冒领所在医院科研经费共计20万余元,其中,用于科研支出3.5万余元,贪污数额共计17万余元。2016年4月案发前,孙某将赃款全部退缴至其所任职的医院。”


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孙某以贪污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九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万元。


除了骗取科研补贴之外,医学论文造假,第三方造假等学术不端问题也层出不穷。


6月8日,国家卫健委科技教育司公布7起机构医学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结果,提及上海市松江区中心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等全国8家公立三级医院,17名医生所涉论文存在论文数据造假、第三方代写等。



在这17名医生所涉论文的事件中有6起案件情节严重,有医生被建议取消主任医师资格。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欢迎与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22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