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集采密集来袭,药械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2月9日,上海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正式宣布成立。而在此之前,无论是山东的省级集采,还是五省区市的采购联盟,越来越能反映出联盟化、区域化的集中带量采购形式已成为常态。

1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表示,除了国家组织以外的产品,符合集采条件的由地方省级平台组织,包括地市在省的指导下采取联盟方式组织。他强调,地方招采中间一定要有联盟性,一定要以省级平台为中心,推荐主张区域性跨区的联盟。


众多集采联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存在的意义及好处


近段时间,药械领域带量采购密集来袭。


去年9月初四川省、山西省等六省二区省际联盟带量采购

去年10月重庆市、贵州省、云南省、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也组成了“渝贵云湘桂5省/市联盟”集采,开展第一批常用药品联合带量采购

去年12月21日,陕西等11个省(区、兵团)正式发布《省际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公告》,开展省级药品带量采购

去年12月23日,北京市医保局印发通知称,将在京津冀三地组成联盟开展联合带量采购工作。


联盟化、区域化的集采模式不仅能够实现政策的取长补短,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挤压了药价的水分。

首先,联盟化、区域化的集中带量采购形式已成为常态,跨省、跨区域的集采大网编制正趋于完成。

区域性省际采购联盟。代表联盟既有重庆联盟,还有京津冀以及以安徽牵头组织开展的长三角联盟。区域性省际采购联盟更具有区域性采购的共性,交通位置相近,经济发展互补性强。

跨区域省际采购联盟。这其中,以陕西牵头的体量最大11省带量采购联盟为代表。其中包括海南等南方省份。

其次,从地方各级到国家层面的模式有助于将集采价格压到最低。

“六省二区”省际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拟中选结果显示,共11个品种15个品规中选,包括曲克芦丁注射液、胞磷胆碱钠注射液、复方甘草酸苷片、复方二氯醋酸二异丙胺注射液、注射用七叶皂苷钠、醋酸钙片、注射用甲泼尼龙琥珀酸钠等大品种。平均价格降幅58.05%,最大降幅91.69%,品种涉及呼吸、神经、内分泌、消化等多系统临床常见疾病用药。

去年10月重庆市、贵州省、云南省、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也组成了“渝贵云湘桂5省/市联盟”集采,开展第一批常用药品联合带量采购。经谈判,本次采购临床使用的主流药品均有中选,共中选15个品种、187个品规,平均降幅达54.20%,最高降幅为83.54%。本次采购选择临床用量较大、采购金额较高的药品,涉及抗微生物、消化系统、泌尿系统、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等多个治疗领域。

而且,一次集采,仿制药的水分挤不干,那就需要2~3次的反复挤才能挤干。比如,之前‘4+7’试点的平均降幅为52%,‘4+7’试点扩围则在‘4+7’试点的基础上又下降了59%。因此,有必要先让,挤第一次水分,等药品通过了一致性评价后,国家集采再挤一次,才能达到根本目的。

第三,纳入集中带量采购的药品品种范围进一步放宽。跨省、跨区的大规模的集采,可以真正做到对多个品种的全覆盖。

而去年2月的《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印发2020年医疗保障工作要点的通知》则指出“鼓励、规范各地对未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开展带量采购”。也就是说,国家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进行集采,而地方对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进行集采,两者共同完成对仿制药的全覆盖。

去年4月21日,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成功完成7个非一致性评价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此次共遴选了复方甘草酸苷、米力农、利奈唑胺、亚胺培南西司他丁、甲泼尼龙琥珀酸钠、头孢替安、兰索拉唑和氯沙坦钾氢氯噻嗪。最终只有降压药氯沙坦钾氢氯噻嗪流标。

去年9月开始,浙江、安徽、广西、陕西11省联盟相继发文开展未过评品种的带量采购,江苏从未纳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范围的药品中遴选药品进行采购。可以预见,采购量大、价格高、占用医保资金大且不符合国采标准的品种未来将成为省级集采的主流,这将有助于省级集采能更好地成为国采的补充。


集采联盟一般要遵循哪些基本原则?


1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吹风会上,国家医保局表示,《意见》涵盖整个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国家集采要求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达到一定数量,即启动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地方集采同样参照国家集采的原则来进行。

除了国家组织以外的产品,符合集采条件的由地方省级平台组织,包括地市在省的指导下采取联盟方式组织。从目前已经覆盖的259个品种来看,基本上是按照集中带量采购原则来推进的,体现质量保证、供应需求、临床需要、公平公开公正、企业自主报价这些原则。

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 陈金甫:这个文件特别强调了地方招采中一定要有联盟性,一定要以省级平台为中心,推荐主张区域性跨区的联盟,目的是为了减少企业多投标后带来的巨大交易成本,尽可能增加集中招标采购的市场容量和竞争规格。随着集采常态化,对平台建设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形成全国信息互联互通、公平公开统一的市场招采机制,这样可以大大改善营商环境。


对于企业而言,市场空间是否会被进一步压缩?


受到集采等政策影响,仿制药产品价格面临断崖式下跌,利润空间在压缩,保证好质量的前提下,对于药企在原料制剂一体化、成本控制等的考验不断加大。

大型且创新能力强的企业会通过以价换量,独享市场份额,中小型企业由于利润和降价空间有限、产能受限,无法与大型企业抗衡,生存受到威胁,行业集中度得到提升。

集采常态化和入围产品规模扩大,并不是让整个医药行业打价格战,而是通过优胜劣汰使其中优秀的企业更具有市场竞争力,同时鼓励企业研发创新。突围而出的药企通过产品多样性和降本增效以量胜价,打破传统的医药营销格局,让企业更加注重产品质量体系和增加仿制药与新药研发投入。


药品集采联盟进行的如火如荼,

何时能扩展到医疗器械领域?


2020年11月9日,国家组织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平台发布中选通知,蓝帆医疗、易生科技、微创医疗、乐普医疗、美敦力等8家械企的冠脉支架产品正式中选,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

1月29日下午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表示,医用耗材带量采购是下一轮改革新的领域。

“国采”大幕拉开引发广泛关注。针对高值耗材,相关部门在国家指导下在地方先行进行探索,地方层面已经开始了积极“组团采购”,一些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平均降幅超过50%。

去年底,山东省对冠脉介入类快速交换扩张球囊、初次置换人工髋关节、可吸收硬脑(脊)膜补片、一次性使用套管穿刺器、心脏起搏器(双腔)5大类高值耗材开展带量采购。最终结果显示,产品平均降幅82.59%,最高降幅95.6%。

去年11月,在江苏,此前江苏就已成立由全省157家三级公立医疗机构组成的省阳光采购联盟,先后开展三轮组团联盟集中采购。采购涉及了心脏支架、冠脉球囊、初次置换人工膝关节等6大类品种、数千个品规,平均降幅均在50%以上,最高降幅达86.4%。

海南也打出了组合拳推动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除了参加国家组织冠脉支架类集中带量采购,该省还组织开展了人工晶体、冠脉球囊和新冠检测试剂等省际联盟耗材带量采购工作。以人工晶体为例,海南省参与省际联盟公立医疗机构人工晶体跨区域联合带量采购工作,与原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最高降幅达85%,平均降幅44%。

有药品国采、联盟集采的经验在先,器械耗材企业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和重塑。对于部分企业来说,可能会顺势扩大市场份额,取得快速发展;但对于另一部分企业来说,可能遭受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5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