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连续三年强调医疗腐败,决心越来越强,打击力度越来越大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1月2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明确提出,要持续纠治教育医疗、养老社保、扶贫环保等领域腐败和不正之风,解决好群众的“急难愁盼”问题,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这已经是连续第三年,最高层领导在中纪委全体会议上强调医疗腐败问题。自从2019年中纪委十九届三中全会上提出“开展民生领域专项整治”以来,医疗腐败问题就成为每次中纪委全会关注的重点工作之一。


2019年1月13日,中纪委十九届三中全会上指出,“解决教育医疗、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等方面侵害群众利益问题”;


2020年1月13日,中纪委十九届四中全会上,明确提到“要坚决查处医疗机构内外勾结欺诈骗保行为”。


而今年的中纪委十九届五中全会上,最新的提法变成了:“持续纠治”教育医疗等领域腐败和不正之风。


图片


从“解决”、“坚决查处”到“持续纠治”,可以看出这三年来针对医疗腐败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决心越来越强,绝不是一阵风的短期行动,而是建立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长效机制。

从去年12月至今,不到两个月时间内,这已是中纪委第六次强调医疗反腐。

1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视频及文字报道披露了两名原深圳卫生系统官员落马的细节,其中提及其作为卫生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从准入与执法的监管流程收受贿赂,以致部分劣质医疗机构得以免受监管处罚。

1月17日、19日,中纪委连发两篇文章点名医药购销腐败,翻看医疗腐败窝串案的案卷,可以发现涉案人员中药剂科工作人员占据较大比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连发两文,《新规约束医药代表行为 斩断药品回扣利益链》和《医疗领域反腐:有人一手把脉问诊,一手袖里吞金》,直指医疗领域腐败案件,药企通过医药代表向医生输送回扣助长医疗腐败。



12月24日,中纪委官网发布通告称,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某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2月1日,中纪委发表《以案为鉴 | 昔日好院长沦为阶下囚》的文章,点名了基层医疗机构院长收受耗材回扣的问题。2013年至2016年,刘某在担任黄圩镇卫生院院长期间,非法收受医用耗材销售员孟某军给予的“回扣”合计15.88万元;在担任黄圩镇、双港镇卫生院院长期间,他还存在以虚报公共卫生服务补助经费方式骗取公共卫生服务财政补助金等违纪违法行为。2019年1月,刘某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9年6月28日,响水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依法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近期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就医疗腐败密集发文,能够感受到今后医疗反腐力度只会更大。被曝光的典型案例足以说明从国家到地方整治基层医疗腐败问题的决心。

多起医疗系统腐败案,都表现为医疗机构领导干部、工作人员与供应商内外勾结,形成腐败利益链。不合理用药、不合理检验检查、不合理使用高值医用耗材等现象时有发生。一些医务人员利用手中处方权“开单提成”,利用医疗设备、药品耗材采购等医疗卫生资源谋取利益甚至职务犯罪。

根据国家医疗保障局印发的《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要求,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将给予回扣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纳入评价范围。2021年后凡是涉及到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回扣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不法行为,涉事企业都将会被纳入药械企业“黑名单”中。

一旦被列入失信等级“严重”和“特别严重”的药械生产经营企业,之后企业产品将被取消挂网、投标和配送的资格。

除药械生产商、销售商外,药品输送回扣利益链中的重要一环,医药代表,更成为监管重点。国家药监局组织制定的《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正式施行。《办法》提出,医药代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实施收款和处理购销票据等销售行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不得鼓励、暗示医药代表从事违法违规行为。

随着国家带量采购的推进,医药行业税务核查的开展,以及在两票制、医保控费的政策大环节下,加上严查药品、器械耗材回扣、严打医疗腐败,以往依靠高定价、渠道空间大来拉动销售的传统药品营销方式将被彻底颠覆。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2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