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目录谈判结束,“以量换价”谈判准入,已成为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常态化操作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日前,为期三天的2020年度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工作正式结束。据悉,此次谈判主要涉及癌症、精神疾病、眼病、儿科等药品品种,后续谈判成功的药品将进入国家医保乙类药品目录,按照往年的经验,如果要想保证2021年,医保谈判药品正式落地,医保药品目录近几天可能就会公布。

根据相关媒体的公开报道,这几天浮出水面的谈判药品有:

首日谈判的产品或涉及中成药、罕见病用药,还包括一些糖尿病用药,例如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的度拉糖肽。


第二日谈判的产品或包含部分抗癌药、心脑血管用药、眼药等,涉及阿斯利康、西安杨森、再鼎、绿叶制药等,还有国产创新药——治疗阿尔滋海默病的新药甘露特纳胶囊(GV-971)。


第三日,最受关注的是以PD-1为首的抗癌药,还有一些中成药,此外还包括中国生物制药的安罗替尼、豪森的阿美替尼,还有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等。


PD-1的医保入场券最终花落谁家也成为广为关注的话题:据医药经济报消息,16日上午为进口PD-1的谈判,下午为国产PD-1产品谈判。其中,默沙东的K药最低报价约在10万/年左右,而两家国内企业PD-1的报价分别为3万/年、3.7万/年。

业内也有消息显示,恒瑞的PD-1大降超80%,报价5万/年(医保报销前),意味着通过医保报销后,患者实际支付的年治疗费用降至1.5万元左右,4个适应症全被纳入本次医保目录。4家跨国药企默沙东、阿斯利康、百时美施贵宝以及罗氏在此次PD-1谈判中全军覆没。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百济神州的PD-1产品替雷利珠单抗(商品名:百泽安)谈判成功,其公司另一款淋巴瘤新药泽布替尼也谈判成功。

今年是国家医保局连续第三年开展目录调整工作。为了让患者用上新药好药,通过“以量换价”谈判准入的方式推动药费下降已经成为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的常态化操作。

本次医保谈判品种数量、涉及企业数量创五年来“谈判准入”之最。共涉及到癌症、精神疾病、眼病、儿科等药品品种。根据此前医保局发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共涉及728个药品,涵盖751种适应症,但目前尚未确定到底有多少个品种最终参与了此轮医保谈判。

前四次医保目录的准入谈判的基本情况如下表所示。除此之外,可以参考的是,三轮四批国家药品集采平均降价幅度为50%~60%,最大降幅98.72%。由此可见,医保目录谈判的降幅预期已经基本稳定,预测会维持在60%这条线左右,且呈现出上升的趋势,不排除个别竞争激烈的产品创造降幅最大的新纪录。


医保目录是“控费”中最基础的工具,目录的大小是影响医保基金安全保障的最重要因素。按照常理,在医保基金总额一定的情况下,目录品种越多,价格预期水准应该越低。本轮共有七百多个品种通过形式审查纳入谈判范围,比历年医保目录调整中的数量多。因此,本轮谈判的成功率大概率与之前持平或比之前略低。

除了近期医保目录准入谈判之外,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已经经历了三轮四批,第四轮也将启动;医用耗材国家联采也已经开始,降幅达到过去20年集中采购的降幅之最;各省地市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药品和耗材带量采购,价格“必杀技”轮番上演;还有DRG的全面推行、DIP的实施、行业不正之风的清理整顿、信用体系的即将实施……医药企业面临多重打击,日子更加艰难。

而且,进入医保、国采中标也不是一劳永逸。“腾笼换鸟”再升级,我国医保目录已经进入动态化调整时代,基本每年一次,新药进入医保的时限放宽,获得谈判资格的新药数量也明显增多,无论是医保的新进入者,还是后进入者,都可能面临着持续的调整。

能否获得政策、市场买单,都将影响着相关品种的药企以及负责的医药代表。医保的体量规模很大,让企业降价,意味着企业一是需要控制生产成本,二是投入研发,三是转变传统销售模式,拓展院外渠道,拥抱数字营销。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0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