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丹健康医疗二次冲击港交所看实体医疗服务之困!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4月6日,国丹健康医疗更新了其上市申请,准备好二次冲击港交所。国丹健康医疗控股有限公司递交港股主板上市申请,丰盛融资有限公司为其独家保荐人。这是公司自去年9月以来第二次申请上市。




公司介绍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集团旗下民营综合医院数量计,在中国广东省2018年民营医院中,国丹健康医疗医院就诊总人次排名第七,占市场份额约1.5%。以2018年民营综合医院数量计算,国丹健康医疗则为广东省第二大盈利性民营综合医院集团。公司专注于治疗常见疾病、多发病及慢性病,一般为当地社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于2019年12月31日,公司合共拥有389个登记床位及368个营运床位。


国丹健康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在中国广东省拥有并经营一个由五家营利性民营医院组成的网络,其中四家为位于深圳的综合医院,余下的一家为位于中山市的中医医院。



股权架构


根据招股书披露,在上市前的股权架构中,国丹健康医疗的控股股东是来自福建莆田的李金圆、李爱金,他们合计持有74.17%的股份;黄志刚、周毓荣、杨清云、谭小龙、袁淑丽,分别持有17.53%、2.03%、2.21%、1.11%和2.95%的股份。



主要财务数据


于2017、2018及2019财年,国丹健康医疗实现收益分别为人民币2.02亿、2.14亿及2.15亿元。毛利率表现稳定,分别为38.9%、37.8%以及38.9%;期内溢利不断减少,分别为2872.1万元、2507万元及1837.2万元。



公司表示,2019财年年内溢利同比减少约26.7%,主要由于行政及其他经营开支增加所致,而这主要因为违反指定医疗机构服务协议导致退款及罚金约340万元;就办公用途增加楼宇令折旧开支增加约290万元;以及减值开支增加210万元等。


收益细分:

具体而言,公司的收益细分为三部分:门诊医院服务、住院医院服务和药品销售。公司的主要收益来源是门诊医院服务收益,占总收益的一半左右。公司2019年整体收入增长较为缓慢,主要受到住院医院服务下滑的影响,2019年的住院医院服务收益从6.1千万下降到4.8千万。主要原因是,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就诊人数较2018年的10645人减少至7118人,导致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收入占比由2018年的28.6%下降至2019年的22.2%。而门诊就诊人数上升,门诊医院服务收益也大幅提高。



公司住院人数下降主要受到公司主动管理影响。其中,为严格遵守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医疗保障局订明的指引,公司自愿收紧住院病人入院手续,仅允许患者停留相对较短的时间,并且仅允许患有相对严重疾病或受伤的患者接受住院治疗。


上市所得:

至于集资所得,公司表示,一是将用作升级现有医院的医疗设施、设备及医院环境;二是将用作扩充其中四家医院,纳入面向老年人的健康管理服务、康复服务及安享晚年的医养结合服务;三是将用作升级及开发资讯科技系统;四是将用作聘请人才;五是将用作选择性合并及战略性收购中国其他医疗机构,以扩展在中国的医疗保健业务;六是将用作投资与外部医疗机构合作的项目;七是将用作拨付营运资金、租金及物业相关开支以及其他一般企业用途。


风险因素


报告期内,国丹健康医疗仍有两宗医疗纠纷尚未了结,且曾因滥收费用问题遭医疗保障局罚款,集团亦存在信贷风险。


(1)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国丹健康医疗集团涉及两宗尚未了结的医疗纠纷,集团估计,有关该等纠纷的最高承担风险总额将不会超过人民币282,243.03元。国丹健康医疗或面临因业务经营而产生医疗纠纷及法律诉讼的固有风险,而解决该等纠纷及诉讼可能导致产生大量费用,并对经营业绩及前景、声誉以及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2)集团通过社保计划收取医疗账单总额中大部分的款项。但是,集团旗下两家医院于往绩记录期间曾发生不必要的医疗检查及治疗、接纳轻度疾病患者进行住院治疗等事件,并因此收到相关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医疗保障局的通知,称该行为违反了相关指定医疗机构服务协议,因而被要求退还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所补偿的约人民币0.8百万元,并支付约人民币2.7百万元的合约罚款。


(3)应付款项或导致信贷风险。重大的流动负债净额或总亏损会限制营运的灵活性及对扩大业务的能力造成不利影响。根据财报数据,2017年1月1日国丹健康医疗维持总亏损状况约人民币26.9百万元,此主要由于自过往期间(特别是各家医院营运的首数年)录得累计亏损所致。2019年12月31日集团录得流动负债净额状况亦由于(其中包括)贸易及其他应付款项增加约人民币74.9百万元,主要由于其他应付款项增加约人民币46.3百万元所致。国丹健康医疗表示,无法保证日后将不会出现流动负债净额或总亏损状况。


此外,公司依然存在很多不可避免的风险:公司一直在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内开展业务,并且无法预测中国正进行的监管改革,值得一提的是,价格监管管制及社保计划报销限额或会影响对部分医疗服务及产品的定价。


广东省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医疗市场,作为第二大民营医院集团,总收入只有数亿,特别在19年行业关于医保的监管与稽查,让一大批民营医疗机构变相丧失了准入门槛,同时2020年整个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全中国的实体医疗除了呼吸科与重症之外,基本上都非常困难,收入剧降!因此这个时候上市可谓是带血的低价,但即使如此,谁先上市融资就能多一分未来活下来的希望,线下实体医疗开始大洗牌了,之前一大批互联网医疗的投资机构自认为看懂了“钢筋混凝土”最踏实,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然后再次被重创,反而互联网医疗崛起了!


命苦不能怨社会,不能什么锅都背给疫情,因为愚蠢才是无解的问题!


(关于内容有任何问题,可以与Dr.2进行探讨,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5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