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虚开发票窝点一锅端,过票CSO将无处藏身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新的一年刚开始,警方破获医药行业重大涉税犯罪案的消息又要让很多医药企业心惊胆战了。

1月3日,福州警方宣布,在打击涉税犯罪“百城会战”专项行动中,破获了医药行业重大涉税犯罪案,端掉3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此次公布的,正是多个涉嫌虚开医药行业增值税发票的重大犯罪团伙。经查,2017年以来,犯罪嫌疑人颜某等人与犯罪嫌疑人郑某所控制的代理记账公司互相勾结,通过注册医疗管理、商务咨询等类型的空壳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对外虚开增值税发票19667份,受票企业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严重侵害了国家医药“两票制”改革的惠民成果。



其实,从2018年开始,多个部门就开始盯上了医药行业CSO的漏洞:

先是2018年4月以来开始的“打击骗取出口退税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专项行动

其次,财政部牵头的,2019年6月份开始的“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这项工作主要针对药企,从终端倒查其财务各项来源,财政部明确指出要调查包括CSO公司在内的相关方。

2019年7、8月份,国家税务局总局武汉市税务局接连公布多则关于虚开增值发票的税务处理决定书和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有11家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向医药器械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在两批公告中被认定接受虚开发票的药械企业总共有95家,其中包括了一些较大的药企,比如正大天晴、贵州景峰、豪森药业、江西青峰等等。

再有就是2019年8月份开始的,由公安部牵头的“百城会战”专项行动,“百城会战”是公安部打击涉税犯罪的专项行动。公安部副部长亲自部署开展,在全国范围实施。到去年9月底时,全国已立案查处涉税案件3132起,初步查证涉案金额高达434.3亿元。




为何医药行业CSO公司成打击重点?


两票制实施之后,实施使得药品销售环节的销售费用(包含回扣、返利等)无法像过去一样通过多次开票进行消化和利益分配。过票的空间不存在了,那医生的回扣又不能不给,怎么办呢?药企很快就想出了变通的办法,通过CSO公司,开出“营销咨询”类发票,药品成本自然就做高了。

为什么选择CSO呢,因为这类公司的监管力度小,税务漏洞多。首先,服务、咨询、广告这些公司开出的是增值税普通发票,而税务机关对增值税普通发票的监管力度相对较小,部分违法企业存在侥幸心理。其次,这些广告、咨询、会展公司提供的都是应税服务,税务机关在核实是否真实提供服务时取证相对困难。而对于销售货物真实性的调查取证相对容易。最后,广告、咨询、会展这些服务本身与医药行业密切相关,是药企开展业务的需要,而虚增一些服务费用,通过普通发票“洗”出部分资金用于回馈医药代表、医疗机构人士,也是医药行业的“潜规则”。

现在,CSO成为了涉税犯罪专项打击的重点目标。国家对CSO的惩处方式正在多样化,留给这类公司的运作空间实际越来越小,而且通过回扣开票卖药的公司也越来越没有容身之地。但是带金销售短期内不可能完全消失,依然有很多药企、CSO或许还心存侥幸,打算铤而走险做最后一搏,但是在法律严惩面前,在国家多套组合拳严打之下,这些公司最终只能承担自己的法律后果,甚至要承担刑事责任。企业只有业务本身的合规,才是药企需要考虑的核心问题。

关于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在线学术推广,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25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