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定价权的药企,只是一堆“鱼肉”!附全面数据比较分析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9月24日“4+7”全国集采扩面第二轮药品带量采购开标。去年“4+7”集采的“白菜价”还历历在目,昨日多个品种价格再次创出新低。部分药品价格降幅达78%,9家企业7个品种的报价降幅超过60%。


在全国市场份额的诱惑下,此轮采购,药企的价格“厮杀”激烈,多家企业因报价高出1分2分甚至1厘而被迫出局,市场天差地别,竞价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没过如果,只有结果。附上本次扩面集采汇总数据,以及“4+7”集采对比表格:



一、华海药业仍是最大赢家


与首轮集中采购时相同,华海药业再次成为最大赢家。华海药业此次参与集采竞标的厄贝沙坦片、氯沙坦钾片、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赖诺普利片、盐酸帕罗西汀片、利培酮片、福辛普利钠片七个品种全部中标,而且除了盐酸帕罗西汀片和利培酮片之外,其他中标品种几乎没有降价。



华海药业不用大幅降价就可以稳坐钓鱼台,一方面因为其原料药成本低,另一方面是这七个品种内竞争企业少。大部分品种参与集采的企业不超过三家,因此就算不大幅降价也可以保证入选。


除了福辛普利钠片,其余六个品种也是华海药业首轮集采中标的品种,也就是华海继续保持首轮集采的优势,在扩面集采中守住阵地获得市场,在未来两三年内为其产品和市场构建强大的护城河。


另据华海药业2019年半年报,4+7 市场正在快速推进,完成年度集采的2/3以上。那说明集采最后一定会超量的,这次实际上就是覆盖全国无死角了,会全面压制竞争对手。


二、首轮中标企业遗憾出局


有的企业无法延续首轮集采中标的优势,在本次扩面集采中报价高于其他企业而被迫出局,全国市场拱手相让,例如京新药业、正大天晴、先声药业等。


一方面是中标企业没有估计到这次降价幅度怎么大,挑战难度这么高,只是象征性的降价。另一方面有更多企业参与竞标,其他竞争企业并没有因首次未中标而畏畏缩缩,而是虎视眈眈报出超预期的低价,展开围剿,让之前中标企业措手不及。


例如阿托伐他汀钙片,首轮嘉林药业中标,本次齐鲁制药和兴安药业分别报出了0.12元和0.13元的价格降价幅度高达78%,远低于嘉林药业0.46元的报价。问题是,嘉林制药的主品种就这一个!


京新药业在首轮带量采购中,有三个品种中标,形势一片大好,如今风水轮流转!瑞舒伐他汀钙片,海正药业、Lek Pharma和正大天晴的降价幅度高达74%、71%和62%,而京新本次降价幅度虽然有46%,但仍不敌其他对手。


瑞舒伐他汀钙片去年中标已成了京新药业最大的单品,本次未能入围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苯磺酸氨氯地平片京新药业报价0.09元,比入局的药企重庆药友0.07元高出2分遗憾出局。不过这个品种全国无死角覆盖,一是让原研厂家络活喜更加悲伤,而且直接将国内几十个生产厂家封杀了。


最惨的应该是去年刚上市的浙江昂立康,他们的此品种是其制剂里唯一的大品种,进入基药,年销售1-2亿左右,此后该品种崩盘没有什么悬念了!


当然,京新药业在本次集采中有新品种入围,头孢呋辛酯片,其报价0.483以低1厘的价格,惊险胜出(白云山报价0.484元;苏州中化0.49元)。1分、1厘之差导致市场天壤之别,上演真实版的速度与激情!


先声药业和信立泰,在本次扩面集采中,均丢失了首轮独家中选的品种,也没有新的产品入局。信立泰极有可能未能预料到赛诺菲会大幅降价入局,本以为在“4进3”的局面中已经稳坐市场,此次面临重创,因为这不是11个城市的试点,这就是全国集采!



三、正大天晴稳步推进


正大天晴虽然丢失了“4+7”首轮集采中标的恩替卡韦分散片,但有四个品种入局,分别是瑞舒伐他汀钙片、吉非替尼、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甲磺酸伊马替尼片。而且除了瑞舒伐他汀钙片,其他入局品种的降价幅度都不大,可以算是本次扩面集采的赢家之一。不过润众这个曾经四十亿的大品种将彻底崩溃,估计明年下半年开始断崖,可能最后只剩几个亿了!



四、齐鲁制药不惜代价获得市场


齐鲁制药在首轮“4+7”集采中没有产品中标,在本次扩面集采中有五个品种参与竞标,而且全都入围


单从数量看齐鲁制药无疑是本次的大赢家,但是从降价幅度来看,齐鲁制药可算是通过降价拼杀,要不计成本拿下市场。齐鲁制药所有竞标品种降幅都超过50%,有三个品种的降价幅度超过70%。可见齐鲁的策略是在全国市场面前不惜一切代价拿到准入证,并彻底改变其仿制药销售模式,当然由于原料药的优势,他的确有足够的降价空间。


预估其策略为,成熟仿制药干脆一降到底,然后全面梳理营销团队和代理商,分类剥离重组,逐步过渡至创新药与高端仿制药!这是未来最有可能胜出的国内药企,而且暂时不上市也可以安心苦练内功,不必理会上市公司的痛苦与煎熬。



五、两个品种入围的选手


部分药企有两个品种入围:乐普医疗的阿托伐他汀钙片和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海正药业的瑞舒伐他汀钙片和厄贝沙坦片,苏州东瑞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和恩替卡韦分散片,豪森药业的奥氮平片和甲磺酸伊马替尼片,成都倍特的头孢呋辛酯片和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这两个产品也是首轮中标的产品,其可以延续“4+7”集采的优势,把产品采购扩面至全国。而且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在首轮中标价0.6元的基础上再次自降78%,本次报价0.13元。扬子江的马来酸依那普利片和盐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因为都是独家品种没有其他竞争对手,因此扬子江没有选择降价。不过明年恒瑞等企业肯定会入局竞争,估计这个价格在后年也会雪崩!


六、外资选手诚意大,报价甚至低于国内仿制药企


面对集中采购背后的庞大市场份额,外资企业也加入了竞标的队伍,赛诺菲、礼来、诺华、MSD、BMS和阿斯利康等均在其中。


有的外资企业走上了大幅降价道路,因为品种内竞争激烈,如果不降价全国市场就拱手相让。其中Lek Pharma和赛诺菲甚至报出了比国内仿制药企更低的价格。例如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石药集团、赛诺菲、乐普医疗目前报价较低,分别为2.44元、2.54元、2.98元,降价幅度分别为23.%、20%、6%,赛诺菲的诚意也让去年的选手信立泰出局。



七、降幅较大的品种


“4+7”城市带量采购降价狠,你以为本次扩面由独家中标改为三家中标,中标价格就会平稳,就不会再出现去年“4+7”竞标时的惨烈局面?错!热门品种、多家多品种拼杀竞标,价格多以对半砍,多家企业给出的竞标价格都较之去年有很大的下调。


例如,去年正大天晴恩替卡韦以降价降价90%以上的代价中标(0.62元),今年正大天晴继续降价至0.58元,但在苏州东瑞、百奥药业和广生堂的围剿下仍未中标。


这些大幅降价的品种,竞标企业通常超过6家,苯磺酸氨氯地平片和蒙脱石散的竞标企业多达9家。



中标的企业,虽然可能是大甩卖,但是能得到市场,毕竟在全国集采的压力下活下去才是首要目的。未中标的企业两年内相关产品销量会锐减,很可能两年后就不再做这一品种了。全国集采降价才能中标,原料药生产、集中度提升、产能优势与营销成本都是成本控制的关键因素。


医药行业传统的原始积累模式不再,产业创新升级浪潮中,即使原研企业那么高大上,价格该降还得降!明年3月,“4+7”城市试点带量采购到期,新一轮的竞标又将开始。那时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企业将继续增多,竞争无疑也会更加激烈。


失去了定价权的药企,无论中标还是不中标,都是一堆鱼肉,还要提防明年变光脚的企业卷土重来,你怎么得到可能也就怎么失去!


而一大批企业规模裁员必然开始,从生产,销售到坐办公室的,人海战术的推广模式,高费用的客情营销模式必定要被数字营销➕精英代表的组合替代,无论他们理解还是不理解,市场的滚滚车轮必将开始碾压!


关于如何真实合规促进药企上量,进行低成本可持续的有效学术推广,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4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