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即将下发,多交叉品种将陷入死亡循环!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为什么要限制辅助用药呢? 


不恰当的滥用辅助用药挤占了宝贵的医保资金,却无法达到卫生经济学有效的投入产出比,对全社会对老百姓都是不公平地增加了总负担!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开始出台限制政策呢?  


在4+7集采威力开始显现时,而且都是临床大品种,由于大幅降价品种显然没有能力支付回扣,并且规模裁撤医药代表降低营销成本,那么医生作为一个整体有强大的创收动力,而且他们预期未来会越来越难,只能现在抓紧!因此多地实际数据中,去年底到今年一季度,很多辅助用药,一些没什么大用的高价回扣中成药居然呈现了两位数的增长!那么好不容易节约出来的医疗总费用,马上被再次挥霍,怎么办?


因此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专项文件,《通知》提出要建立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要求各级机构从上至下要严控目录内药品的使用,一改滥用现象,让合理用药真正回归医疗服务。各地从去年十二月开始由各地申报目录,3月份,坊间流传的73个辅助用药初选品种,Dr.2写过一篇分析药企和品种市场的文章(《国家为什么要制订辅助用药目录?因为医生有创收的动力去突破红线!


5月份,石家庄出来20个辅助用药,我们进一步分析了政策意图,涉及药企厂家、市场份额等(《第一只靴子已落地,辅助用药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但是半年过去国家版的辅助用药目录一直迟迟未发。辅助用药还会不会形成目录?国家级的目录什么时候发布?很多药企甚至判断会不了了之......然而近日,从国家卫健委官网的一幅政策解读图片的“缝隙”中传递出来: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将于近期下发。




实际上,各省市准备和监控辅助用药、制定目录的工作都在紧锣密鼓进行中。《通知》明确每个医疗机构辅助用药品种原则上不少于20个。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汇总辖区内医疗机构上报的辅助用药目录,以通用名并按照使用总金额由多到少排序,将前20个品种信息上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制订全国辅助用药目录并公布。


据统计,现目前,海南、新疆、安徽、内蒙古、福建、广西、河北、海南、上海等地已响应上述通知,准备或者即将上报辅助用药名单。


而有一些城市已经完成了辅助用药的上报,例如河北6市辅助用药目录已公布,邢台、邯郸、秦皇岛、保定、唐山、石家庄,各目录均有辅助用药20个,我们可以看一下列表:







 石家庄市辅助用药目录



六个城市辅助用药目录中交叉次数3次以上的品种



现在国家版的辅助用药目录呼之欲出,估计首先会考虑“最大公约数法则”,也就是越是多地目录交叉重复的,总金额标的大就会入选,估计最后总目录限制可能会按照化学名,预测数量会大于60,小于100,但实际会涉及至少三百家企业,上千个品规!对整个辅助用药,特别是中药注射剂行业全面重创,应该没有获益的厂家!


同时会从惩罚与引导结合,推进医院和医生严控辅助用药,特别是高价辅助用药的使用。医生虽然很想赚钱,但是普遍胆小,更想挣无风险的钱,本来多开辅助用药是一种潜规则,现在辅助用药目录一旦公布,不只医院医务人员知道,社会大众都会知晓,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再给患者滥用,不仅不符医院严控辅助用药管理,患者也可能会不答应,从而更加质疑医生的临床医术和医德水平。所以哪怕只公布名单不出具体限制措施都会导致销量的巨大下滑!


其实辅助用药并非不良或者无效,而是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一些给回扣多的辅助用药灭杀了回扣少的产品,甚至导致很多药品价格越高越好卖,越低越死的逻辑!那么在国家严控的背景下,很有可能低价的辅助用药或者产能与成本控制较好的厂家迎来大机会!为什么呢?大家注意,国家的窗口指导更多关注在销售总金额,而不是销售总支数,如果在新的采购逻辑下,很多临床必需的辅助用药,可能会出现质优价廉的产品重新回流,以满足临床需求的情况!


那么一大批价格昂贵,销售规模巨大的辅助用药厂家将陷入死亡循环!


销售总量被限制——销售单价也被谈判降低——毛利与总销售金额崩盘式下跌——没有足够差价随后经销商倒戈——大批渠道库存夺路狂奔——厂家继续降价促销走量——渠道不敢备货与存货,也不敢加大市场推广力度和费用——厂家在渠道库存出清周期内销售规模断崖!——大批没有成本控制能力,没有原材料(原料药)议价能力的辅助用药厂家破产——市场向少数企业集中,但是整个市场规模仍然比原来要小的多!


因此仍然是全行业利空,几乎没有企业受益,现在看谁的销售规模最大,谁将最受重伤,谁的辅ol助用药销售占比最大,没有其他品种替代,将更受重伤!目前看梧州中恒和其他数家企业的血栓通,血塞通等巨大销量的厂家,江西青峰的喜炎平,上海绿谷的丹参多酚盐,步长制药的丹红,复星医药旗下锦州奥鸿的小牛血清去蛋白,济民可信的醒脑静,金水宝,中美华东的百令,景峰、益佰和丽珠等企业都有的参芎葡萄糖等品种,还有珍宝岛,大理药业,济川药业,亚宝药业,昆药集团等一大批企业,甚至扬子江和齐鲁等最大的药企都有几亿到几十亿的品种涉及!


因此,在严控之下、辅助用药目录正式公布之后,一些药企将失去“日赚斗金”的利器,步入下行周期,经销商开始清库存,医院开始清库存,企业也开始减少生产,差价与总利润大幅减少后代理商将会不断撤出,营销体系被迫重构,大洗牌终将来临!


关于合规营销与药企转型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42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