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贿赂医生、骗取国家医保让200亿的药企灰飞烟灭!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美国止痛药制造商Insys Therapeutics因涉嫌贿赂医生给病人开出让人上瘾的止痛剂,Subsys(芬太尼舌下喷剂),助长阿片类药物泛滥,面临非法贿赂医生、骗取国家医保等多项刑事与民事指控。经过联邦陪审团15天的审议,美国司法部5月宣布,对该公司处罚高达2.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元)的罚款,前董事长和4名员工还要面临最高20年有期徒刑。


Insys前几年股价还在47美金,市值30多亿美金(合人民币200亿)昨天收盘只有2毛9!这是21世纪以来,全世界第一个因为给医生巨额回扣被抓而破产的中大型药企!该案件一经曝光即备受《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美国各大媒体关注,频频登上报刊头条。这起案件直接导致公司申请破产,公司创始人、前董事长因重罪判刑,是迄今为止落马的最高阶制药公司高管,Insys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因被罚巨款而申请破产保护的阿片类药物生产商。美国近年阿片类药物滥用成灾,而此次涉案的制药公司多年来运行一个专门贿赂医生的腐败网,指使医生给不需要镇痛剂的患者大量开药,使得该公司的阿片类药物销售额扶摇直上。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报道,我们来进一步看看这个案子的细节:



事件起因


无论是刑事调查还是民事调查,都因Insys支付回扣以及其他与销售Subsys相关的非法营销行为,及其产生的严重后果。2012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Subsys用于治疗突发性疼痛的癌症患者。但该制药厂商贿赂医生,让他们向无需服用此药的患者开处方或者对没有癌症的病患也开了Subsys的处方。




贿赂与回扣的支付形式:


(1)“演讲”


根据指控文件,从2012年8月到2015年6月,Insys开始通过举办 “演讲活动”(通过提供教育餐旅费)来提高Subsys品牌的知名度。然而,这些项目实际上是向目标医生行贿的工具,从而换取目标医生增加对患者处方Subsys,并增加这些处方剂量。


一个披露的案例:Insys的一名目标医生是一位助理医师,他在新罕布什尔州Somersworth的一家疼痛诊所实习。在Subsys上市的第一年,这位助理医师并未给患者开过任何Subsys处方。2013年5月,这名助理医师加入了Insys的“假演讲者”(sham speaker program)项目,因为他知道,这是为开出Subsys处方而收取回扣的一种方式。在参加了假演讲者项目后,该助理医师为他的患者开出了大约672份Subsys处方,其中很多从医学上讲是不必要的处方,而Insys则给他开出了4.4万美元的回扣。这明显超出了一个助理医师哪怕出席演讲所能获得的合理报酬上限的好多倍!也就是说任何学术单位,协会,医院不管因为任何原因哪怕真的请一个助理医师讲课,也不可能支付如此多的报酬!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这都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是一种明显与处方量挂钩的不当得利,以貌似合规的方式支付而已!认定为回扣没有任何问题!而在此透过这个极端案例可知,助理医师的处方量终归是有限的,在美国看病老百姓也是会找好医生的!那么住院医师,主治医师,主任医师所获得的回扣会是一个更巨大的数字!


(2)利用药房数据发现销售线索,精准贿赂!


Insys利用药房数据来识别开具过大量阿片类药物处方或已证明有能力开具这类药物的医务人员从业者,并贿赂这些医务人员,向他们提供回扣以增加新的Subys处方的数量和剂量。Insys还被指控不当地鼓励医生向未患癌患者开出Subsys药,并向保险公司谎报患者诊断,以获得为医疗保险的报销费用。


(3)回扣:因回扣产生的净收入,要大于1:2!


Insys还通过将目标医务人员的净收入与收受的贿赂和回扣总额进行比较,来衡量目标人群的处方要求,是否达到令人满意的处方量。根据对这些资料比较分析,对于未能达到令人满意的处方要求的医务从业人员,Insys会减少或取消对他们支付的贿款。Insys希望这些贿赂所能获得的净收入至少相当于支付给从业者的贿赂金额的两倍,也就是投入产出比为1:2!


(4)医保诈骗


Insys还合谋误导和欺骗医疗保险公司。因为保险公司对于非癌症患者开Subsys处方,有严格限制!因此Insys密谋通过设立“Insys报销中心”(IRC)来实现这一目标,该中心目的是直接从保险公司和药房利益管理者处获得预先支付权限。从2012年10月开始,IRC的员工假扮成医生,利用“spiel”系统,欺骗保险公司批准使用这种药物。例如,如果患者因癌症相关疼痛得到治疗,保险公司更有可能批准报销医药费用,IRC员工被指控误导保险公司判断患者的真实诊断。于是,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药企及其雇佣的员工与因收回扣而滥用的医生合谋,对医疗保险(不管是商业公司还是国家医保)进行了诈骗行为,并获得巨额利益!


(5)为亲朋好友提供工作、举办活动


除了支付虚假演讲的演讲费用等方式外,支付回扣的方式还包括为开具处方者的亲朋好友提供工作,该公司曾雇佣开药最多的医生的成年子女担任其父母所在地的销售代表。这些子女的销售业绩经常在地区里名列前茅。在高档餐厅为医生们的亲戚朋友操办聚会、晚宴和party等各种活动。



欺诈罪名,前高管获罪


今年五月,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院对Insys及其运营子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其五项欺诈罪名。五名Insys前高管因涉嫌参与Subsys的营销而被判犯有敲诈勒索罪。目前,共有八名公司高管在波士顿因非法销售Subsys而被定罪。


Insys创始人兼前执行主席John N. Kapoor,76岁,被控用欺诈手段推助了美国的阿片类药物危机,涉嫌贿赂全美医生向没有癌症的病患开出芬太尼止痛喷雾剂Subsys,协助促进公司药品销量。


Richard M. Simon,48岁,前全国销售总监; 现年38岁的Sunrise Lee,曾任区域销售总监; Joseph A. Rowan,45岁,曾任区域销售总监; 现年55岁的前市场营销副总裁Michael J. Gurry,被以RICO阴谋定罪,判刑日期尚未确定。(RICO,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诈骗、操纵和贿赂组织法”,是美国联邦法律,RICO法案特别侧重于敲诈勒索,该法案的一个特点是,即使集团企业的领导人管理者没有亲自实行犯罪,但是因遵循他们命令或者帮助他们犯罪的,领导者和管理人员也应当受到审判。)


这5名高管被指控涉嫌敲诈勒索罪,都面临最高20年的有期徒刑。判刑听证会尚未安排,但预计将于2019年8月初举行。


在审判开始之前,另外两名高级别高管在审判期间认罪并作证:前任首席执行官兼公司总裁,Michael Babich和前销售副总裁Alec Burlakoff。





高达2.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6亿元)的罚款


根据美国司法部网站报道,2.25亿美元数额,由以下三个部分构成:Insys的运营子公司承认五项欺诈罪,该公司将支付200万美元的罚款并被没收2800万美元。作为民事决议的一部分,Insys同意支付1.95亿美元来解决其违反《虚假申报法》(False Claims Act)的指控。


案件前期追踪


其实Insys的案件并不是突发,美国司法系统对该企业的追踪持续了几年时间!


2016年12月13日,Insys的七位前高管和经理被执法部门拘捕。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检察官Carmen Ortiz声称Insys Therapeutics的几名前雇员,包括曾经的CEO公司总裁,密谋贿赂几个州的医务人员,让他们开具特定的止痛药。


2017年8月,Insys被亚利桑那州司法部长Mark Brnovich起诉,Insys误导了患者和医生判断药物Subsys的危险性。并向保险公司谎称了解患者诊疗情况,以期获得药物报销费用。该公司欺骗保险公司,让其同意支付这种昂贵的药品,并误导保险公司相信支付请求来自医生而不是制药公司。 Brnovich还说,有些Insys员工故意谎报患者病情,说患者有突发性的疼痛,曾尝试过其他药物,并说患者需要舌下喷雾。


2017年10月,Insys创始人John N. Kapoor在亚利桑那州被捕并被指控犯有RICO阴谋。


2018年12月,前任首席执行官兼公司总裁,Michael Babich对一项阴谋罪和一项欺诈罪进行认罪,涉嫌向医生及其助手行贿。


2019年4月,前销售副总裁Alec Burlakoff同意向亚利桑那州司法部长Mark Brnovich支付亚利桑那州950万美元的民事赔偿金。Brnovich指控Burlakoff实施一项向医生支付回报丰厚的“演讲费”计划,以鼓励医生开出更多的芬太尼止痛药处方。Burlakoff必须向该州支付所获收益520万美元,以及43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Burlakoff同意成为Insys案件的证人,并将永久禁止在亚利桑那州做广告或销售任何药品。





并非破产了事!数十亿美元集体诉讼在路上!


除了巨额罚款和高管定罪之外,Insys还面临集体诉讼,股市大跌,已于6月10日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由超过1800个州、市和社区组成的集体诉讼案律师表示,他们会继续对Insys Therapeutics等鸦片类药厂采取行动,争取数以十亿美元的赔偿,包括公共财政开支、成癮治疗等。


美国司法部没有披露对涉事医生的处理,只是起诉书里举了这个助理医师的案例,那么至少根据美国的执业医师法与行业监管,只要涉及商业贿赂(回扣)被查实,会面临吊销执照,甚至终身禁入的巨大风险!众所周知,美国医生是一个相对高收入群体,而且行医执照非常难考,平均要学习十年左右,淘汰率超过80%才能最后拿到资格!


警示

1、商业贿赂的形式与方法跟国内药企并无二致,并非赔钱了事,美国的严刑峻法让所有参与此事的药企高管与执行人员面临刑事判刑,有少数高管可能面临把牢底坐穿的风险,也给我国的医药监管提供了参考依据。


2、回扣的本质是药企与为了利益滥用药物的医生合谋,对医保的诈骗行为,不论中美法律环境有何不同,这个法理是一样的,近期国内医保局联合执法打击恶意骗保的民营医院,也是以诈骗入刑的!    


3、有不少论调认为,中国医生收回扣是因为收入低,解决方法是提高医生收入水平!其实并非如此,此案件看到收入高的美国医生也是收回扣的,如果没有吊销执照,终身禁业,即使收入再高,还是会收回扣,因此监管思路可能要从提高医生合法收入与严刑峻法两方面综合考虑!     


4、药企将面临更严酷的市场环境,特别是我们国家与国际接轨,成立超级医保局,以前浪费医保,恶意滥用药械的行为将被严控,惩罚力度加大,不能用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几十年的经验类比,因为他们全部都是两党制或多党制政体,但我们是一党专政下的民主协商制度,效率非常高,他们搞两票制普遍都在十年以上,而我们是两年,全国无死角!   


不要太幻想还有一二十年的缓冲期!  


关于合规营销与药企转型的问题,可以与作者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28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