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案不断引发新麻烦,医药回扣给涉事企业打上永久烙印,并市场禁入!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3月27日江西省新余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取消正大天晴医药有限公司部分产品销售资格的通知》: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取消正大天晴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部分产品在新余地区公立医院的销售资格。被取消的产品包括:噻托溴铵粉雾剂、恩替卡韦分散片、唑来膦酸注射液、卡培他滨片。取消的原因就是因为2017年的一个药品回扣案件,其中涉及到一些商业贿赂的问题。因为是一个内部案件,所以之前没有进行过公开通报。



两年前的医药回扣旧案仍然可以给药企市场带来新的打击,虽然局部早已恢复了市场和秩序,但是回扣违法以政府公文的形式公开将给企业打上永久的烙印,而且旧案可能还会持续引发的连锁效应,因为其还是香港上市企业,销售规模巨大,会影响未来的市场和声誉。


无独有偶,南京市江宁区中医院麻醉科主任陈绪军带领全科医务人员在一家高档酒店接受泰德制药宴请一事曝光后,再次引发了公众对医药企业营销乱象的关注。


2018年7月4日,南京市江宁区委给予陈绪军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陈绪军退还了5896元用餐费用。对泰德制药方面,责成江宁区中医院终止采购该公司药品。


也就是说,涉事的是凯纷(氟比洛芬酯注射液),禁入的是公司的所有产品。 


国家对医药回扣与商业贿赂的监管持续升级!甚至这可能变成一种处罚的标准做法,产品直接禁入!


因为你在一个地方一个医院是这么做的,那么在其他地方就是清白的吗?本来医药回扣是潜规则,但是如果被曝光出来,那么所有处方你产品的医生就会感觉如芒刺背,特别在一个区域内,在比较长的时间里相当于上了黑名单,连你公司的医药代表都进不去门。


上周无锡当地两家医院信息科被纪监委调查审查,牵连到多名统方下线及医药销售人员,有近40人因为统方被抓。同时,无锡市纪委监委公示了近期调查的8名公职人员名单,其中包括2名医院的工作人员,无锡市妇幼保健院信息科科长助理和无锡市儿童医院信息科副科长。


继无锡两家医院信息科被查后,不过间隔一日,湖北某市中心医院院长及信息科主任被查。历年来信息科因为涉及“统方”被调查最终判刑的不在少数,多见于信息科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医院医生用药信息提供给他人,为他人谋取利益,结果多以受贿罪判刑。


但这真的只是药企单方面行为导致的强行支付吗?医生都是被动的?其实在中国现行的制度下,培养了一大批习惯性收受回扣的医生,甚至索要!


昨天,也就是4月2日,湖南广播电视台经济频道《经视大调查》栏目,曝光了一则湖南常德地区多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收取药品回扣的新闻! 在新闻中,湖南名家医药公司原“医药代表”唐某指称常德多家医院的医生开药拿回扣,并列出“医院吃回扣名单”, 常德第二人民医院以及安乡县多家卫生院均在名单之列。而常德名家医药有限公司是常德最大的医药公司,为常德多家三甲医院以及乡镇卫生院供药。


常德市第二人民医院中医科副主任杜元平对节目中的这位“新医药代表”表示:“你给医生肯定要给一部分返点的,之前是18个点,这个点不能再低了。”


那这些药品回扣返点是怎么送给开药医生的呢?唐某称,医生处方多少钱,就按照处方的18%返点给医生,这个钱是我们公司在财务那边直接拿现金,用信封纸袋包好,每月按时给医生。在利益面前,对症下药变成了见人开药。




涉事的药企为中智药业,可以预见,其在该区域市场将面临监管风暴,涉事的医生特别是被采访的杜元平医生等将面临严厉的处罚!   


为什么监管升级、风险增加,还有那么多药企药代前赴后继?


一个药品从药厂到患者手中,涉及的链条很长:药厂、医药经销商、医药代表、物价局、卫生局、药监局、招标办、医院销售、患者。这么多层机构关系,权力在握,不靠金钱如何打通?而药品在医院销售亦有多个环节,一个药要进入医院再到患者手上,需要涉及院长、分管业务院长、财务人员、药剂科、科室负责人、医生。所以,虽然医生拿回扣只是整个药品销售回扣链中的一小部分,但科室负责人及临床医生成为该药品销售量的关键。


在现实的医药大环境下,带金销售业绩显著。可量化可考核,低投入高回报。因此,仍然有药企负责人坦言,带金销售的路还是要走。


国家医改正在从制度根源倒逼医药行业逐步走向合规化。两票制、营改增、医药分开、打击商业贿赂、4+7带量采购组合政策落地实施,2019年将是我国医药行业营销模式巨变元年。合规的学术营销才是药企市场的康庄大道。药企、医药代表也必须适时进行转型,提高专业推广、学术推广能力,加强自身知识储备和法律合规意识!


不要为了两毛钱去冒着生命危险啊!

欢迎与Dr.2探讨药企转型与学术营销(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7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