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进医院为什么这么难,怎么打通患者用药的最后一公里?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新药进医院为什么这么难?即使经过了审批上市,新药到了市场推广阶段,仍然关卡重重。一个新药从药厂出厂到给到患者手中,从院内要经过完整的销售链条:医院申请、集中招标、医院采购、商业配送、医生处方等。


集中招标


所有药品都必须经过招标环节才能进入医疗市场。我国实行由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在执行过程中的免不了有“唯低价是取”导向,滋生了“劣药驱逐良药”的现象。


另外,由于各省招标采购周期不统一,无备案采购窗口的省份,如果新药上市后未赶上招标时间,就需等待新一轮招标采购的启动,短则1-2年,长则3-5年。这意味着,在此期间上市的新药,都不能在这些省市进医院销售。


医院采购


药品中标之后到了医院采购。医院药事委员会环节直接掌握着药品能否进入医院的‘生杀’大权。但是,与药品招标一样,药事委员会的新药审批周期没有统一规定。两三年没有开过一次药事委员会的医院不在少数。一些医院多年不开药事会的一个原因是,不愿意多事,也是为了控制药占比。


药占比


终于获得医院准入了,也并非万事大吉。还要面临药占比的考核,即药品收入占医疗机构收入的比重。药占比指标是对医疗机构长期以来“以药养医”的纠偏。该制度原本是为了倒逼公立医院合理用药,结果按下葫芦浮起瓢,一刀切的药占比带来新的问题。不同的疾病类型,药占比本来就有很大差别,有的疾病药占比接近100%。


但是,在执行过程中,无论疾病一旦药占比超标,医院将被管理部门罚款,医院的钱只能从医生手里扣除,医生自然不愿意再开高占比的药。


药品零加成


新药被医院“嫌弃”,药品零加成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医改后,国内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医院不能再直接获得差价收益。在这种情况下,新药不能为医院带来利润,可能还要徒增药品的物流、仓储、管理、人员设备等消耗成本。


因此,公立医院购销药品和医用耗材时,不仅考虑疗效,更考虑药品利润、返利和回扣多少。因为公立医疗机构没有实现市场化,同时又掌握着75%以上的药品零售,不管是对患者还是对药企,都牢牢占据垄断地位。所以最便捷有效、多方获益的方法就是,通过药品回扣和各种隐形返利实现垄断利润。


新药进院的过程在院内制度,和行政手续下障碍重重。那么,药企新药只能漫长等待或者坐以待毙吗?当然不是。在医药分家,处方外流的大趋势下,药企必须调整销售渠道。迎接处方外流有多种形式,包括DTP药房、药房托管、零售药店院边店、互联网+医药新零售模式、药店+诊所、院外处方流转平台等。


医库联合业内知名企业共同推进智慧药房合作项目。智慧药房接入合作医院HIS把符合院外支付购药的门诊处方,通过平台推送转换至院外经审核符合条件的社会零售药店,由患者在线支付并自主选择药店自取或配送上门的智能药品配送平台项目。且融合互联网医院平台,实现常见病、慢病在线复诊续方,经药师审方后患者在线支付并享受送药上门服务以及药师在线用药咨询服务。是处方流转平台和院内/院边药店的结合。



 智慧药房项目有以下几个优势

1. 智慧药房平台和医院的信息化系统进行技术对接,并通过HIS系统的改造实现在HIS系统中增加虚拟处方库,门诊医院直接选择虚拟处方库开具外流处方。外流处方优先接入院内院边智慧药房。


2. 智慧药房市场布局。智慧药房项目在2018年已完成山东、浙江、河南、河北、安徽、陕西等省份的市场布局,已签约并开设院边院内药房27家,合作医院年度收入均超过2亿元。2019年市场布局增加四川、湖北、江苏、辽宁、湖南、广西、海南、内蒙、贵州等省份,截至2019年3月,已有40多家医院已通过院会,正在筹建院边院内药房,并且在十个城市推进城市级区域平台。


3. 药品进入院内智慧药房,医生是否处方,患者是否用药才是药品的最后一公里。抓住学术营销才能提纲挈领。药企代表进行线下推广的时候,医库以线上营销为主,线上线下配合,共同服务临床。医库作为资深医生社区,线上精准学术营销是医库的看家本领。合规学术营销的形式丰富多样,十种营销模式精准高效切入目标医生和科室。医库还设有虚拟医药代表,一对一面向目标医生、科室、护士、药师进行辅助推广。同时医库多个垂直领域患者社区为后续医患教育、患者管理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和目标患者。


针对临床有用药需求且疗效确切的新特药,短时间内难以进入医院招标用药目录,和智慧药房平台进行全方位合作,提升销量,解决很多国内工业企业最为刚需的准入与合规学术推广上量的问题!



对新特药产品准入与上量有兴趣的可与Dr.2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5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