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真实亏损没有呈现缩窄趋势,离平台生态系统渐行渐远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在2018年初平安好医生的招股说明书里,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声称平安好医生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这个平台将用户与医疗健康供应商连接起来,提供具有成本效益的定制化医疗健康解决方案,形成一个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


我们去年曾撰文指出从生态系统进化的角度来看,平安好医生所打造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尚未成功。


【此前相关文章】

《深度解读平安好医生招股说明书,危与机并存!(上):用户数据与产品测评分析》

《深度解读平安好医生招股说明书,危与机并存(中):业务、财务分析和关联交易》


时隔一年,仔细研究了其2018年度财报之后,发觉这家企业其实离互联网平台越走越远,骨子里越来越像一个封闭体系。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家庭医生服务不是互联网医疗平台


平安好医生一直将自己和春雨医生和好大夫进行比较, 其实他们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姑且不论成功与否, 春雨医生和好大夫是真正的互联网平台生态系统。 这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应用软件APP,这个APP包含一个可以和外部医生共享的核心功能, 以及外部医生可以操作的界面。 这样,外部医生就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提供的基础设施来给患者问诊。而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收入产生的佣金。 一个医疗平台如果有许多这样的外部医生,那么, 我们说这个平台以及其外部医生在平台上面的互动就体现了这个平台的生态系统。


我们来看看平安好医生的家庭医生服务。 2018年, 家庭医生服务一共创造了4.1亿元销售收入,占平安好医生总营业收入的12.3%. 其中,医疗相关服务,也就是问诊服务的收入为3.58亿元,占整体家庭医生服务的87.2%。 我们要特别注意的是,家庭医生服务收入绝大部分不是来自外部医生所提供问诊服务收入的佣金,而是来自平安好医生自建的专业医疗团队。因此平安好医生的这种模式当然不能构成平台生态系统,只能算是在互联网架构下开办的一个自营大诊所。


因为他生来富贵,背靠平安集团这颗大树,其用户排他性地送给了平安好医生,这就是关联交易带来的优势。随着业务进展,平安好医生的策略是选择了保留并扩张了这批自建医疗团队,并在其基础上增加了外部医生和医院网络,并且提供同类服务给其现有用户,期望可以逐步进化成为平台模式。但是从2018年的财报来看,平安好医生号称超过4万的外部医生,也只给其带来70万元的佣金收入,占家庭医生服务收入的千分之二,以及总营业收入的万分之二而已。假定佣金来自于跟医生服务收费1:9分成,那么总的平台咨询业务也就700万,跟自建团队服务差了两个数量级,再换句话说,号称签约的医生,平均每年只服务个位数的咨询,应该有大批财报上的医生,实际根本没有提供服务,只是罗列的数字而已,甚至可以每年数量都翻倍,其实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不仔细研究财报结构的话,有误导投资人的嫌疑!


二、消费性医疗服务是产品分销模式


平安好医生的消费性医疗服务是典型的产品分销模式。其服务组合主要透过平安好医生自由的销售团队以及平安集团的销售代表提供给企业,并透过平安集团的销售代表提供给个人。


这项服务被质疑最多的主要是对母公司平安集团之间关联交易的依赖。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2018年,虽然消费性医疗服务所产生的收入只占总营业收入的27.1%,而且其比例还有逐年下降的趋势(2016: 64.5%, 2017: 35%, 2018: 27.1%)。 但是, 该项服务所产生的毛利贡献了平安好医生毛利总额的45.8%,以及占该项目营业收入总额的46.2% (毛利率)。 该毛利率和过往两年的毛利率(2016年:45.4%,2017年:46.4%)并无很大区别。因此,很有可能这部分采购是平安集团指定必须都通过好医生平台走的,比如说体检和其他服务,而非真正市场化的交易,未来假定平安集团更换掌舵人,哪怕引入三方竞争,这部分占整个好医生一半毛利的产品,其持续性存疑,也就是说,业务可能缺乏独立性!


三、健康商城的平台生态化并不理想


健康商城的业务模式分为自营模式和平台模式。这类似于亚马逊/京东的自营(Etail)+平台 (Marketplace)模式。请注意,这里的自营和家庭医生服务的自营则不太一样。家庭医生服务的自营是供应商模式,而健康商城的自营则是经销商模式。这两种自营有何不同呢?从供应链管理的角度来看,供应商模式是指平安好医生将自己的服务提供给供应链的下一个环节,即他的用户。家庭医生服务的自建医疗团队提供的就是这种模式。而经销商模式是指平安好医生从许多不同的供应商那里购买产品,然后将产品放进自己的仓库,自己完全控制产品的定价和交易,然后将产品在倒卖给用户。我们从平安好医生2018年年报里发现,货品销售总额达到17.6亿元占健康商城业务营业收入总额的94.4%。其中货品成本高达16.67亿元。此外,健康商城的佣金收入为3038万元,仅占健康商城总营业收入的1.6%。 由此可见,目前平安好医生的健康商城是一个毛利较低的电商,贡献了55.9%的销售额,占平安好医生主营项目之首,但毛利率为所有项目中最低,仅为10.8%,还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卖得越多亏的越多,看起来只是流水较大而已,业务并不顺利。


四、健康管理和互动项目展现出高毛利率的平台生态


健康管理和互动是平安好医生唯一有互联网平台基因的项目。这在财报上也表现在较高的毛利率上, 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毛利率还将呈现上升走势,这是因为互联网平台型企业边际成本递减的特征。


2018年健康管理和互动项目的广告收入为1.57亿元, 只占总营业收入的4.7%。使得该项目看起来像个非主营项目。但该项目毛利为1.28亿元,毛利率为81.5%,这块其实我可以将其归类为数字营销,药品和保健品公司在其上精准投放广告,或者进行植入和直播,以扩大用户知晓率和美誉度,拉动相关产品销售。这是一个持续性业务,随着用户规模上升可以不断提升溢价能力,具有真正的互联网属性。


总体而言, 同2017年相比,平安好医生虽在营业收入上有大幅上升, 但整体毛利率的下行还是非常明显的。从实际出发,其净亏损不但没有收窄,其实是扩大了,因为2018年其巨额美元存款有一个正向汇兑收益,而2017年是负向的,上市融资后,账上共有八十亿现金,债务成本的大幅减少,每年光收利息就过亿了。因此一进一出,说明其主营业务的亏损是随着销售额的增加而不断扩大,而根本没有呈现缩窄趋势,管理层应当且必须对此进行说明,而不能用汇兑收益和巨额现金的利息收益来进行混淆。


收入扩大一倍而实际亏损没有呈现下降趋势,从业务结构上看起来,占业务半壁江山的电商毛利太低,反而从业务增速和关联交易比例来说,隐隐看到了天花板的模样。另外从财报上看到,推广业务带来支付给业务员的佣金比例快速上升,接近25%,也是行业内保险业务员的平均佣金比例。换句话说,快速增长的服务来自于高佣金抽成,这是一个标准的传统营销公司模式,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那么之前佣金比例过低,可能是平安集团为了支持好医生上市,人为压低业务员佣金比例,或者给了变相业务补贴,或者给业务员考核压力,必须给好医生完成多少任务才算完成绩效考核,拿到奖金。或者可能类似其他产品,比如办理小额贷款等让客户搭配购买好医生的服务。现在公司上市了,佣金恢复了正常市场价,所以毛利率呈现了大幅下降趋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收入翻倍上涨,净亏损没有收窄趋势的根本原因!


换句话说,之前的毛利率是在一种关联交易的隐性控制之下的平衡产物,而未来业务毛利率的上升还是下降,几乎取决于与平安集团的谈判,那么上市时的审计师与保荐机构做的各种预测,是否考虑了这种情况?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平安让渡一部分毛利或者承担一部分成本的话,就会让好医生的业绩呈现巨大的不可测的变化,因为整体业务缺乏独立性。


更多关于平安好医生最新的财报分析,本文不一一赘述了,推荐大家阅读方正证券产业金融部董事姜天骄老师的分析。

↓↓↓

延伸阅读:

《【深度解读】平安好医生2018年报的“另一面”》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出处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17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