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和最有名艾滋患者背后,医护们如何看待艾滋?

作者:医库调研     

       

曾经在某社交平台看到有个法医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法医对待艾滋病尸体尚且要如此严谨对待,这不由得不让想起,每天需要面对形形色色患者的医护们,对待艾滋病患者和携带者们有相关的防护意识吗?大家对此类患者又抱持何种态度呢?

 

医库调研于2018年12月6日针对“医护们是否谈“艾”色变?”这个话题,在平台上进行民意调查,经过14天的调查共计收到1038份有效投票。



01

医护们对艾滋的了解并不是100%


经过国家多年的科普宣传,大众已经对艾滋病有了大概的了解,认识到了它的传播途径等,这对普通人而言足矣。但对于医护而言,艾滋患者和携带者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要接诊的病患,治疗过程中患者的各类创口都是不得不提防的传染源头。

 

那么,临床医务工作者对艾滋都有全面的认识吗?

 

调研的结果差强人意。只有不足半成的医护对艾滋有过专门的学习,有34.97%的医护仅停留在大概了解一些的程度,另外17.05%的医护只凭借上学时学到的一点知识走在行医路上。我们非常希望医护们能加强艾滋知识的学习,治病救人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护自己。



02

半数医护未曾接诊过艾滋患者


从调研数据来看,有一半的医护未曾接诊过艾滋患者,近四成的医护有过接诊艾滋患者的经历,更有8.38%的医护接诊过隐瞒艾滋病的患者,这不由为他们捏把汗。



03

医院对艾滋的防护较为重视


临床经验告诉我们,有时候患者的话并不可信,若是患者刻意隐瞒自己患有艾滋的事实,接诊的医护将面临巨大的职业暴露风险。所以,只有从制度上入手,设计合理的接诊流程,在患者进入治疗流程前就能有确切可靠的信息传递给医护,这才是对医护最好的保护。

 

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医院都有相关的流程,仅有六成医院有这样的接诊流程设计来防护艾滋,还有24.35%的医护会凭直觉来保护自己,这已经很难得了,也希望剩下15.36%的医护能拉紧自己脑中的这根弦。



04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走上医学之路时,医护们都宣誓过“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


当遇到艾滋患者需要手术时,面对职业暴露的风险,医护们是否会有顾虑?近八成的医护依然选择坚守并开展手术,因为这是作为医护的职责所在。



05

对艾滋,医护看待比较中立


从1981年发现第一例艾滋病被诊断出来,到如今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艾滋病席卷了整个地球,到目前为止也未研发出能够完全治愈艾滋的药物,世人面对艾滋总是带着恐惧。


而另一方面,当前我国对艾滋病实施四免一关怀政策,若能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艾滋病人完全可以较好地长期存活,但艾滋歧视是个不可回避的话题,抛开医护的身份,作为一个普通人,医护们是如何看待艾滋病患的呢?

 

50.58%的医护表示不会另眼看待艾滋病患者,毕竟除了艾滋病人这个特殊身份,他们也是正常人,理应获得正常的生活。49.42%的医护则相反,他们认为艾滋病是一个无法治愈的传染性疾病,虽然只能经由母婴、血液、性交传播,但终究需要一定的防范,做不到如正常人一般与其交往。


医护们在临床工作中与艾滋患者有哪些故事呢?

 

一位来自河南开封的医生说:“一个女患者的母亲因艾滋病去世,父亲则患有艾滋病,患者本人没有,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对她都是避之不及,患者的父亲对人也是态度不满,对我们的医护人员说话都是大吼大叫,住院费用也不交。”

 

一位来自安徽合肥的医生说:“曾经收过一个青年人,之前不知道有艾滋病,后来查出来了,患者父亲要我保密,不告诉患者,甚至都不愿上报!究竟什么原因不得而知!”

 

一位来自陕西西安的医生说:“早在上学时看到过相关的新闻,感觉很多年轻人不懂得自我保护,刚毕业不久或工作不久,感染艾滋病,感觉很可惜很悲伤。”

 

一位来自湖北宜昌的医生说:“我们这一位五十岁大爷外伤来处理,他事先就告诉我们他有艾滋,我们带了手套他还是让我们别碰到他,扶他他都说不用,说我们还年轻,他怕传染给我们,当时我们内心是很有感触的,他没有怨对这个社会,相反他还很爱护我们。感谢他。希望他平安。”

 

一位来自江苏苏州的医生说:“以前收治过一个年轻人,发湿疹样皮炎,查血HIV阳性,其舍友不久前因艾滋去世。家庭很不幸,其父亲早逝,靠母亲养大。”

 

一位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医生说:“上学期间遇到过梅毒艾滋病丙肝全阳性的病人,同性恋直肠破裂入院急诊手术的,医生防护措施做的很到位。”

 

一位来自福建莆田的医生说:“有个病人早上五点就来办住院,要做混合痔手术,后来检查怀疑有艾滋,医生跟他说这个病,他都不相信。医生建议他去上级医院复查确诊,如果确定没有还是可以回来做手术的。后来看到那个病人拿着生活用品回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位来自上海的医生说:“有个同事在手术室遇上一个患艾滋病的妇科患者,被缝针扎出血了,然后马上服药,由于在窗口期,一直担心三个月。”

 

一位来自广东湛江的医生说:“在我们住院部,曾接收过一个艾滋病患者,是从事电车搭客的,由于皮肤溃烂来住院,被检出艾滋病,不能接受事情,辗转几家大医院复查,确诊后仍继续正常工作。”

 

一位来自四川成都的医生说:“刚到华西医院上锦分院麻醉科做住院总的第二周某一晚就遇到一例明确艾滋病人的急诊手术,病人带手铐、脚链被警察携带入手术室。”



(欢迎转载,注明来源:医库调研 即可)


浏览次数:14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