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修美乐恐降价8成!大批国内跟风起哄的新药投资已经崩溃!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艾伯维的修美乐是全球医药市场去年销售量最大的药品,2017年全球销售额184.27亿美元,是排名第二的来那度胺的2倍。2018年上半年全球销售额是98.94亿美元。自2002年获批的16年来,修美乐已经创造了超过千亿美金的销售。

 

目前全球范围内,共有5款修美乐的生物类似药已经获批(欧盟或美国),生产公司分别为:安进、诺华旗下山德士、韩国三星 Bioepis 、德国勃林格殷格翰以及迈兰和富士-协和麒麟。


在国内(包含港澳台),注册申报修美乐类似物的厂家已有19家,其中百奥泰、海正药业已向中国NMPA递交上市申请,是进度最为领先的2家。除了阿达木单抗类似物,在国内,PD-1/L1的研发也是如火如荼,有数十个国产PD-1/L1单抗提交了临床或注册申请。


这些产品真的能按照原定计划的时间和预测价格上市吗?他们能卖的好吗?


新药定价已经无法满足投资预期


众所周知,相对于国内药企,外资药企拥有更强的资本实力和研发能力,但在现在的市场上,外资药企的定价策略根本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高高在上,而是异常凶狠了。比如,10月31日,艾伯维对外透露,修美乐在欧洲的定价将在现价基础上降低80%。从这一消息可以看出,即使是作为全球销量龙头老大的产品,在全世界也面临仿制竞品的压力,但如此破釜沉舟,超出了所有人的预估,让新药定价形势非常严峻。


众人眼中最有钱的产品率先大幅降价,那一窝蜂开展新生物药研发和申请的国内药企,又如何能够确定,在产品上市的时候,真实的产品定价和市场销售能够如新药投资时做的预期一样呢?


新药投资大泡沫已成定局。目前最新的药品招标政策“带量采购”要求一个品种在一个医院70%市场份额由一个企业竞标获得,那基本上就是价低者得。新药投资时都会设定自我定价或参考国外定价,但是随着竞争逐渐激烈以及医保政策的变化,现在研发的产品,未来三年之后,现在的价格必然绷不住,甚至领先药企根本不给你活路,直接降到天崩地裂!


创新药用传统招商代理销售模式是穷途末路


外资药企拥有更完善的产品学术推广路径和学术营销模式,他们通常有自己的营销团队,在计划投资新药的时候,都会提前针对线下和线上做详尽的营销计划。而很多国内企业盲目乐观预期,虽然口头上说新产品上市的时候要做学术营销,要跟上外资药企的潮流,但是内心实际还是想用招商代理的方式去卖产品。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自营营销团队。在我国4700家制药企业中,有4000多家企业是没有自己的营销团队的,他们作为生产厂商,需要寻找各种方式进行产品推广和销售,从前一直都是用代理商的模式。但现在,两票制改革后的省代与部分大包商面临生死危机,如果创新药要继续沿用旧的推广和销售模式必然是死路一条。


创新药与普药不同,它在前期要承担巨大的市场投入成本和教育成本,还要忍受一个很长的准入与放量爬坡阶段,但是代理商追求的是快速卖掉产品赚到钱,他怎么可能容忍长期的学术投入呢?


新药研发生产销售就像投资医院等重资产一样,拥有巨大的“沉没成本”,根本没法快速转型。从研发到临床再到市场营销,每一个都会耗费巨大的人力财力,一步错,就会影响到后续所有步骤。


目前全球药品市场共有160多种PD-1新药拟获得上市或上市审批中,有超过1500个PD-1抑制剂的临床试验项目同时开展。而截至2018年6月25日,仅中国就有193项PD-1试验在Clinical trials登记开展,全球研发热度仅次于美国。由于各个药企积极的争抢和插队排队,这两年所有的临床实验进度都大幅延缓,难度大幅提升,相应的成本也提升很多,目前一个肺癌患者,一个淋巴瘤患者的入组到完成的成本早就超过了十万块,而且研发成本和人力资源过快地消耗,各项创新药的成本在上市前就变得非常高昂,更遑论上市后花费更多的钱去做投入时间长见效慢的学术营销?


可以说,市面上90%的新药会在早则研发阶段就将破产,连上市都不可能,而一批跟风药企即使产品上市后1-3年内可能也会由于价格体系崩塌,不仅赚不到钱,企业甚至会因为这一两个高投资重磅产品的失败而陷入巨大危机,产品上市之日,就是你噩梦的开始!


关于新药市场调研,竞品分析和学术推广可以与Dr.2交流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57次